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奇幻 > 异能养成者

更新时间:2019-04-07 09:44:14

异能养成者

异能养成者 曾经飞过 著

连载中 赵之谦王三元 豪门世家小说 女强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宅斗小说 报复小说

精选热书《异能养成者》是来自曾经飞过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之谦王三元,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打工仔赵之谦,在工地意外得到一件宝贝,借此得到人生第一桶金,有了钱的小人物,包工程、买地皮、、、破解宝贝秘密的同时,拆古宅、窑洞探奇、高楼寻珍、、、直至国外觅宝,把沉没在历史中的珍宝一一寻出,逐渐发现一个隐秘的世界、、、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 古 玩 街 众 生 相

赵之谦看着崭新的手机,有些***,曾经想过无数次自己买手机的场景,可就是没想到过会有人送,而且是毫不在意就送出的。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这两天所遇的事情让人感觉很不真实,所得到的一切如同灰云一般给人以压力,这是自己凭本事得到的吗?

走回旅馆的路上,慢慢调整了心态,逐渐高兴起来。接下来的事就变得匆忙了,办卡,细心看说明书,冲电是刚拿手机的三部曲,别提多小心了,就是一个指印在屏幕上都擦拭了半天。

不过喜悦没长久,拨打第一个电话时寻思了一会,自己能无所顾忌炫耀的也就是王三元了。

“喂!三元吗?我是赵之谦。这是我的号码……什么!让我别回平县了……拆迁打人了,我是犯事逃跑了?谁说的?……好好好,你来义全市再细说。”

本来还想翻着电话本,一个一个打过去,甚至家里,也打到村里,让人叫一下爸妈,可听到这消息,兴致一下就没了。

虽然王三元电话里讲得简单,就是一个劲地让自己别回平县,可现在静下来想一想,事情有点复杂,自己没在场都能弄成挑头闹事的,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幸好没出人命,否则自己立刻就回平县,去澄清自己。现在吗?就等王三元来了之后,问清楚了再说。

赵之谦想明白了之后,心情好过一点,突然才感觉肚子饿得厉害,看看窗外,天色已黑,这玩手机居然弄了一个下午。

走出旅馆的赵之谦暗自安慰自己,没有过不去的坎,自己本来就不想回平县,这下好了,真回不了啦。就在义全市混吧!有了本钱,还有手心中的秘密,还怕什么。只是原来想的回去把吴老师的瓷器弄来,再赚点钱的想法破灭了,有点可惜。

调整好心情,赵之谦顺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去理发,买衣服,把自己的形象来了个大变样。

第二天是星期天,昨天听张凡聊天时知道,这义全市的瓦窑街其实也就是约定俗成的古玩一条街,作为县级市,这瓦窑街平时并不热闹,摆地摊的基本没有,就是一溜的铺面在晒太阳,但到了周末,特别是星期天哪是热闹非凡,如果城管不来干涉,摆地摊的都要摆到和瓦窑街相接的两条道上了。人一多,自然什么都会出现,有时还真有像赵之谦一样,从县乡上来,拿了好物件却没地方卖,还真摆地摊了。对所有古玩爱好者来说,这是个捡漏的好机会。

赵之谦自然没想去捡漏,自知道捡漏就是以大大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拿到好东西的意思后,赵之谦就明白,如果自己没遇到张凡和李昌源,就是一个大漏,而他俩显然在自己身上也是捡了一个小漏。这捡漏除了有运气能遇到卖真东西的人之外,最重要的是有眼力,能够在别人发现不了的时候,抢先得手,这才是捡漏的关键。

赵之谦穿了一身新,好像过年一样,出门前照了照镜子,头发修剪过,再配上一身休闲装,除了皮肤黑点,谁看得出是前几天还在工地上拆房子的人。人靠衣装马靠鞍,老话说的对。

瓦窑街在义全市的北边老城区,紧靠着菜市场,估计一开始的古玩交易,就是一位古玩爱好者买菜时,遇到了拿官窑器当普通瓷器用的菜农,然后以买白菜的价格得到几千万瓷器的故事。然后传开之后,大量的人流买菜带寻宝,逐渐形成了市场,再然后高冷的古玩市场在菜市场旁开张了。这种故事在全中国的每一个古玩市场流传,当然古玩市场和菜市场紧邻,还是应了那句老话,仓禀足,而知礼仪,吃得饱了,自然有心思搞点玩的了,再现实一点,菜市场的存在,给古玩街带来很大的人流。

赵之谦跟着买菜的人流,走到菜市场尽头就到了瓦窑街街口,人流的性别一下就基本统一了,大部分是老爷们,除了几个提着一兜菜的家庭妇男,是浇水带洗菜,解决了吃饭问题,再来点精神食粮。大部分的男人就此和一同逛街的女同胞分开,开始寻宝之旅。

最热闹的是地摊旁,大部分人都不太懂,以看热闹为主,谁让现在的电视上,到处都是鉴宝节目,一个小碗、一块石头,都是几十万、百万的价格,让人眼红,更何况义全市历史悠久,老物件谁家都有几样,一不小心在这看到一个值几万的碗,和家中喂猫的碗一样,那不是涨见识了,还涨钱了。至于走进店铺的,大部分就是有购买目的的真玩家了。

地摊也有区别,讲究一点的用拉开的折叠床当桌,铺块布,上面摆放要卖的东西,大部分卖手串、石头、瓷器的都这么弄,一方面整洁便于看护,另一方面折叠床的高度,人稍稍低头就能看清东西,不至于像真正的地摊一样,非要蹲下才看得清楚。

围着人看热闹最多的是卖手串的,木质的、石头的、蜜蜡的分门别类的摊位旁都有人,尤以卖木质手串的摊位人最多,也不知这些几百元的什么小叶紫檀、菩提子、黄花梨手串到底真不真,不过看着蛮漂亮的,正因为价格便宜,很多人就图个新鲜好玩,有大家戴手串我也戴一串的想法的人居多,真不真其次,好看最重要。与此相比,摆地摊卖瓷器、字画的便显得冷清了,毕竟有这些需要的都到店里买了,偶尔一两个搭腔上手的,不是想捡漏想疯的,就是和摆摊者准备唱双簧骗人的。赵之谦看到几个摊位卖字画的人,衣衫褴褛,头发杂乱,摆明一副从乡下来的样子,那地摊上摆的东西自然就是乡下来的,便宜不说,难说还会遇到真品,如果这么想,就已中了一招,如果在去搭话,十有八九会受骗。作为真正的乡下人,赵之谦在家乡时就算上县里卖个梨子,都会把过节的衣服穿上,就怕被城里人看不起。而这些装扮的乡下人,把乡下人想得连好一点的衣服都没一套,显然对社会的进步判断太差,不过显然还有城里人会上当,否则他们早改变策略了。

边走边看的赵之谦很是鄙视了一番这些人,昂首挺胸从这些人摊位走过,看!乡下人是这样的!

临近中午,人是越来越多,想来睡懒觉的人已加入进来了,人多是热闹,但在社会上漂了三年的赵之谦,自然知道,这种场合,也是小偷们的最爱。想到这里,赵之谦提高了警惕,钱是没多少,放在裤兜了,贴近大腿,没问题,就是腰上别着的手机,由于衣服是短款的秋装,不时就露了出来,一开始时自己还挺满意的,这正满足了虚荣心,可现在就得时时用手摸一下。于是人多的摊位就不敢去挤了,都去看冷清的摊位,刚好又见到昨天卖瓷器片的摊位,没几个人看,想到自己要对手心的拉拽试验,就挤了进去,蹲了下来。

“老板,这些瓷片怎么卖。”赵之谦直接问道。

“先选吧!合意了再谈价。”穿对襟衣服的老头,看到有人搭话,微微一笑说口音很重地说道。

赵之谦随意地拿起一块青得发绿,如同碧玉一般的瓷片,翻来翻去地看,其实集中注意在右手接触瓷片的部位,果然,手心的跳动感来了,突突突地跳了三下,然后有拉拽感,正想着亮丝和模糊的情绪感出现,却突然结束了。赵之谦一愣,想了一下,明白了,想来这和瓷片是残的有关,再试试。

“我可以看看那个瓶子吗?”赵之谦指了一下靠老头摆放的完整的瓶子。

老头没吭声,看了一眼赵之谦,估计赵之谦一身崭新的衣服,配着外地口音的普通话,年纪又青,怎么都不像玩家。

“看吧!小心点。”递了过来摆在赵之谦前面。

赵之谦没理会老头的眼神,双手拿起,同样装模作样地看看瓶口、瓶底,心神却集中在右手上,居然没有反应,再试试,也没有,奇怪了,这难道还没瓷片好?

轻轻放下,问道:“这多少钱?”

老头皱了一下眉头,说:“你还是看点瓷片吧!”

赵之谦问话的方式明显就是什么也不懂,一般懂点的都会说出这瓷瓶的特点,甚至说到年代,像他这样的,肯定也不会拿一大笔钱出来买东西。老头直接连去忽悠赵之谦买下瓶子的口舌也省了,对于古玩商人,最喜欢的是半懂不懂的,兴趣正浓,只要说到他的痒处,把钱包掏干都愿意,反而是不懂的和太内行的,基本就不用费力气了,不懂的谨慎,什么东西看着都是假的,就算去博物馆拿件真东西来,什么鉴定证书都有,也没用,除非是钱多得没地方用,或者是非常熟的人介绍。至于内行的就不用说了,凭着侵淫此道的功力,什么没见过,怎么会相信这种地摊上会有好货。

赵之谦还以为老头嫌自己买不起,连价都懒的说,想想自己的钱包,倒也释然,也没不高兴,又在瓷片堆里寻找起来。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女强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宅斗小说
  5. 报复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程小苑

回复异能养成者或者回复书号210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