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重生 > 重生之长公主威武

更新时间:2019-04-06 11:02:19

重生之长公主威武

重生之长公主威武 小公举 著

连载中 赵静安聂枞 电影小说 宫斗小说 搞笑小说 神医小说 王妃小说

精品好书《重生之长公主威武》是来自作者小公举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静安聂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国破家亡,她在聂欢面前以死明志。却不想……竟梦回十年前,成了高高在上的长公主,以及……聂欢的继母。所以说,折磨仇人的最好办法除了生个女儿嫁给他,还可以……自己嫁给他爹!

精彩章节试读:

聂枞面带沉色走进来。

屋里仆从一见这个聂枞,纷纷噤声埋头跪了下去,包括抱着聂欢的那个,唯独留陈宁一个人站着。

聂枞负手站在门口,目光极为淡漠的在屋子里扫了一圈,落在陈宁身上的时候,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披发赤足,衣带不整,成何体统!”

陈宁原本满心满眼都是聂欢,一心只想着怎么要了他的狗命,哪里有心思去理会什么聂枞。

然而当她抬头一看,登时愣住了。

早就听说聂家家主聂枞不仅仅才华过人,容貌更是举世无双,多少京城贵女为他夜不能寐,日日思之。

今日所见,陈宁才知道传言果然不假。

看见聂枞的第一眼,陈宁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字就是仙。

此等容貌气度,必定不能是凡人所有。

再有第二个字,便是雅。

无论是从穿衣打扮还是举止上来说,这人都自带一股风流,然而风流中又带了一股长期居于高位才有的威严,这使得他目光所至之处,所有人纷纷低头,无人敢与他直视。

包括他刚刚的训斥,明明她是一国公主,理当尊贵于他,也没人觉得有丝毫不妥。

反倒是陈宁自己不由自主的心生出一股胆怯,不由自主的垂下头来,不敢与对方直视。

整个屋子都被一股沉闷的气压压着,静悄悄的,无人敢多说一言,等着家主责罚。

聂枞将整个屋子环顾一圈,冷声道:“刚刚喧哗吵闹的,拖出去,仗责三十。其余人等闭门思过。”

他目光一扫,这其余人等自然是指陈宁和聂欢两位主子了。

眼见聂枞留下这句话转身就要走,原本乖乖被抱着的聂欢忽然张嘴带着哭腔道:“父亲,母亲……母亲掐我,欢儿疼。”

聂枞刚刚准备离开的步子一顿,又回转身来。

陈宁咬牙,刚刚就该不顾一切掐死他!

眼见着那双如幽谷深潭般的视线再度向自己瞟来,陈宁干脆上前一步,抬头挺胸道:“欢儿是夫君的血脉,我怎会下得了这般手。再者说我乃堂堂长公主,真若是看这小儿不顺眼,有的是人为我效劳,怎么会用这般粗劣手段?”

她的话音刚落,也不知道话中有什么好笑的,原本面无表情的聂枞嘴角勾起。

那笑极快极短,也极具嘲讽。

还不等陈宁再度开口,就听对方道:“一个嚣张肆意,一个管教无方,既然是母子,便一同受罚吧。”

陈宁和聂欢都顿住了,然后听聂枞带着点漫不经心命令道:“《道德经》一人罚抄十遍,三日后交予我。”

话落,人已经没了身影,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道德经》又称《四德经》,包括为君之德,为夫之德,为妇之德,为子之德,其中内容包含甚广,光是为君之德就有十多卷,别说抄写十遍,就是抄写一遍,也会让人徒然生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感。

陈宁为自己辩解的时候其实是带着点垂死挣扎的,毕竟聂欢是聂枞独子,而她这位长公主却是地地道道的外人,远近亲疏一看便知。

却没想到,对方竟是连问都不问,直接就为她张目。

没错,今日情景,陈宁细细想来,聂枞是站在她这边的。

嚣张肆意,说的是聂欢太过放肆。至于管教无方……有管教之权才有无方之果,有了这话,这聂府上下还有谁敢把她的话当做耳旁风?

这聂枞,比聂欢强了何止数百倍!若是能得到聂枞的信重,收拾一个聂欢岂不是易如反掌?

陈宁自发现自己成了赵静安以来那被仇恨充满的心,总算是稍许平静了些,脸上也不自觉带了点轻快笑意。

这笑意吓到了旁边为她磨墨的侍女木槿,她奇怪道“公主,您都受罚了,为何还如此高兴?”

“受罚又如何,就当是修身养性了。”陈宁,不,赵静安笑着,手腕极稳的落下一笔,一个颇具风骨的流字跃然纸上。

在墨香之中,赵静安方才有心思好生琢磨自己这死而复生的奇事,然而还未开始梳理脑中的记忆,就听木槿忧心忡忡地说:

“公主,您下嫁驸马已过半月,这驸马却胆大包天置您于不顾,竟是连房都没有圆。真是不该听墨云那妮子的搞什么苦肉计,您看您头都撞破了,驸马今天也没多看一眼,今天还得罪了小公子,这以后要怎么办啊?”

得罪了小公子?明明是他得罪了我。

提起聂欢,赵静安差点又失去理智,不过……“既然夫君今日都说了,要一起受罚,那便一同受罚吧。木槿,收拾东西去欢儿的院子。”

原本就担忧不已的木槿怔住:“啊?”

“本公主作为母亲,自然要好好管教欢儿,不能再放任自流让他学坏了。”

提着自己的裙摆,赵静安心情颇好地带着一众婢女浩浩荡荡地出了门。

纵然聂欢应该被千刀万剐,但他有句话说得对,她是个蠢货。

自古讲究长幼尊卑,她现在是堂堂长公主地位尊贵,又是这聂欢的嫡母,竟会想要当众掐死他还偏被算计的毫无还手之力,的确是蠢了点儿。

既然身为人母,定然要尽教导之责,她一定会代替上天好好,好好教导教导这个奸臣的。

赵静安藏着扭曲的恨意,施施然来到了聂欢的闻达院。

一进院子,只见院子里空空荡荡的,颇为萧条,丝毫不见一个大家族公子应该有的繁华样子。

赵静安带着木槿在院子里站立许久却不见有人出来接。

木槿只能板着小脸自己通报:“公主到!”

这才见一个小厮慌慌张张的从内院跑出来,就地一跪:“参见公主,小的不知公主到来,还请公主责罚。”

看那浑身散乱的样子,明显刚刚是在睡觉,然而这会儿太阳都还挂在天边,明显不是该睡觉的时候。

木槿自小就进了宫伺候赵静安,何曾见人这般惫懒过,当即就要出声责罚,只是中途被赵静安拦了。

聂欢受的怠慢越多,她才越高兴呢。

她面带微笑,颇为和善地问道:“欢儿呢?”

那小厮见公主不责罚,当即狠狠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爬起来道:“公子这会儿应该还在抄书呢,公主请随我来。”

竟就这么不曾通报,自作主张地带着赵静安直接推门走进了聂欢的书房!

猜你喜欢

  1. 电影小说
  2. 宫斗小说
  3. 搞笑小说
  4. 神医小说
  5. 王妃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重生之长公主威武或者回复书号4685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