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武侠 > 宫家最后的一位少爷

更新时间:2019-03-30 18:32:16

宫家最后的一位少爷

宫家最后的一位少爷 要做鲲的鲤 著

连载中 宫铭温敏 冶艳小说 豪门世家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励志小说 炼丹小说

精彩小说《宫家最后的一位少爷》是要做鲲的鲤著作的武侠仙侠类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宫铭温敏,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宫家本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武林世家,可是十多年前的一场变故,使得宫家家道中落,宫家唯一留存于世的血脉宫铭,本是天赋异禀的武术奇才,宫家变故之后终日贪恋酒色,后来无意卷入一场江湖纷争,发现宫家的变故原来隐藏着一个大阴谋……​

精彩章节试读:

夜已经很深了,大街上除了打更人,连个鬼影也看不见,寻常百姓家都已经入了梦乡,偶尔听到几声犬吠!

扬州府的西南角有一座三进三出的僻静宅院,院门外的牌匾上写着两个大字:柳府!

柳府的大堂上还点着灯,一缕清烟从堂前案条上的紫铜香炉里冉冉升起,案旁的紫檀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中年人,他穿着一身的绵缎绸服,气质温润儒雅,像极了一个教书先生。他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不过三十五六岁,可是实际上他已经年近半百了!

案上有一盏茶,茶盏是上等的官窑瓷,至少要五十两,他悠闲地端起茶盏轻轻地掀开茶盖,这已经是他今晚喝的第三盏茶了!

堂前正跪着两个人,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个面容削瘦,腰间悬着一柄剑,满脸乌青,像是被人狠狠地踢了几脚,另一个满脸横肉,背着一把刀,左臂和右边的大腿上都扎着绑带,雪白的绑带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鲜红色!

在这位悠闲品茶的中年男人走进这间房间之前,堂前跪着的两个人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了,自打中年男人走进房间之后,他只顾着品茶,没有说过一句话!

中年男人没有说话,堂前跪着的两个男人自然不敢说话,更不敢发问,这是他们从第一天进入柳府就学会的规矩!

跪的时间太久,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刚刚有些愈合的伤口早已裂开了,鲜血开始不停地从纱布里渗出来,刚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那它比第一次受伤时痛上十倍,可是即使如此,他也只能咬牙撑着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他的身体稍稍动了一下!

堂前端坐的中年男人抽动了两下鼻子,颇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只呡了一口茶便把茶盏放了回去,他抬眼看了看眼前跪着的两个人,他终于要开口说话了!

中年男人脸上挂着笑意,说道:“茶可是个好东西,宁神静气,舒经活络,而且喝茶可是个讲究的事,不可的茶用的水温不一样,用的器皿也不一样,如果不按规矩办,泡出来的茶味道就变了,你们说是不是?”他说话的时候明明面上挂着笑容,可是让人感觉比三九的寒冬更冷!

“柳爷是茶道高手,我等粗人自是不懂!”那面容瘦削的男人脸颊肿得比猪头还要大,说起话来含含糊糊像是被咬到了舌头!

柳爷拿起茶盖轻轻地刮了两下若有所思地笑道:“不懂……我可以教你们,这再好的茶叶,那怕是放了上百年了茶饼,除去洗茶的功夫,最多也就泡三次,泡了三次无论这茶叶有多金贵也要倒掉换上新的了!”说完柳爷突然盯着面前跪着的二人说道:“两位辛苦了!”

“柳爷言重了,为了至尊,我等万死不辞!”那满脸横脸的男人大声叫道,语气万分诚恳,好像没有人比他更忠心了!

柳爷看着这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然后说道:“你们两位千里迢迢从山西办事回来,本来应该为你们接风的,可是为至尊办差就跟这喝茶一样,都要讲规矩,如果坏了规矩,可是要受罚的!”说完柳爷脸色一沉,厉声叫道:“唐三,你可知罪?”

那满脸横肉的男人“啪”的一声拜倒在地上,大声说道:“柳爷饶命,小白知罪,不该贪恋酒色暴露了行踪,还请柳爷跟至尊美言几句,小的一定将功折罪!”

柳爷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我信!”

唐三闻言,大喜道:“谢柳爷,小白以后绝不会再犯错!”

柳爷突然面色一沉,冷冷地说道:“我怎么会不信一个要死的人说的话呢?”柳爷刚一开口,唐三已然查觉不对,他刚把手搭在背后的刀柄上,那只刚刚还在柳爷手里把玩的茶盖已经嵌入了他的咽喉半寸,鲜血如注般涌了出来。

唐三睁着大眼,连一声惨叫还没来得及发出,就一命呜呼了!那个面容削瘦的男人,他的手紧握在自己的剑柄上,他看着“嘭”的一声一头栽倒在自己面前的唐三,不由的浑身发抖,他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有拔剑,不然现在躺在地上的一定是自己,他紧握剑柄的那只手松开了!

面容削瘦的男人“嘭嘭……”连磕了两个响头,声音颤抖地说道:“柳爷饶命……”

柳爷抬眼看了面容削瘦的男人一眼说道:“宋二,你既然与唐三同行,在他行为失当之时,理应劝阻,不该让他任意妄为!”

宋二说道:“柳爷明查,小的一路上对唐三好言相劝,无奈他蛮横无理,对小的的劝戒置若罔闻,小的也是无可奈何啊!”

柳爷冲着唐三的尸体冷哼一声说道:“可惜了这块毯子,宋二,你把此处收拾干净了!”说完柳爷转身往后厅走去。

宋二本以为自己死罪可受,活罪难逃,听完柳爷的话,宋二心头大喜,忙冲着柳爷身后又磕了个响头。

柳爷走出后厅,穿过几道回廊,在一个座假山后的小屋前停了下来,小屋里还亮着灯,窗前映出一个男人的影子。

柳爷先理了理衣服,轻轻地走到小屋前,躬着身子在窗外轻轻地敲了三下,小屋里传出一道浑厚的嗓音:“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小屋里的人话虽说的不多,却透着一股不努自威的霸气,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内力一定十分雄厚!

柳爷笑道:“爷,您放心,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根据探子发来的密报,那唐三在大明府贪恋酒色,露了相,我已经把唐三解决掉了!”

小屋里的男人问道:“此次外出可是他一人单行?”

柳爷应道:“还有宋二与他一同前往!”

“杀!”听到柳爷的回答,小屋里的男人没有一丝犹豫冷冷地吐出了这个字,他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如同从冰窟里发出的声音一般,冷冷的没有一丝情感!

“是!”柳爷也没有一丝犹豫地应道!

小屋里的男人又问道:“还有别人知道此事吗?”

柳爷迟疑了一下,说道:“和唐三在大明府动手的是宫家的那个小子!”

“是他?”小屋里的男人也略有些吃惊!

柳爷试探地问了一句:“爷,要不我派人把宫家那小子也做掉?”

小屋里沉默了片刻,突然里面的人说道:“罢了,宫家只剩他这唯一的血脉了……我听说他终日沉迷酒色,可有此事?”

柳爷忙应声道:“从探子的回报来看,是的,宫家那小子终日纵情享乐,祖上的产业快被他变卖光了!唐三之所以露相,就是和宫家那小子在大明府的暖香阁争一个头牌,不然宫家那小子掺和不进来!”

小屋里的男人突然叹了口气说道:“那就留他一条活路吧,如果事情有变,再杀不迟!”

柳爷跟了小屋里的男人几十年,他做事一向雷厉风行,能让他犹豫的事这几十事来不超过十件!

“明白了,爷,我会派人看好那小子的!”接着柳爷又轻声问道:“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说完柳爷等了片刻,见屋内并没有回应便又说道:“爷,您早些休息,属下告退!”说完柳爷又在窗外驻立了片刻,仍未得到小屋里的任何回应,方才原路返回!

猜你喜欢

  1. 冶艳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励志小说
  5.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