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灵异 > 入殓师

更新时间:2021-05-19 12:03:01

入殓师

入殓师 猫枕狗瘾 著

连载中 叶美纪郝佳明

独家新书《入殓师》是来自作者猫枕狗瘾著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叶美纪郝佳明,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叫叶美纪,我的大学专业是入殓师。我一个妙龄少女学了个专业,居然是日日夜夜都是跟死人打交道的。我们把过世的人叫做大体,这是对他们的尊重。我们也挺被大体的家属喜欢的,因为我们的手可以让大体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好运气大概都是从那件事情开始,全都结束的,怪事也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叶美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现在距离毕业过去半个月了,我还没有找到工作,其实说起来也不难理解,我的大学专业是入殓师。

这个专业让我从刚上大学开始,就被身边的人以奇怪的眼光看待。”那谁谁的女儿上的是师范专业,女孩子嘛出来当个老师,以后在家相夫教子的多好。“……这种话数不胜数,所以我一个妙龄少女学了个专业,居然是日日夜夜都是跟死人打交道的,肯定是要被人嚼舌根的。

当初我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把我爸我妈差点没气出病来。但是后来已经定下了也没办法了,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我,以后毕业了哪怕是去当服务员给人端盘子端碗也不能去给死人化妆。

以至于,到了现在拿着毕业证也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我们把过世的人叫做大体,这是对他们的尊重。我们也挺被大体的家属喜欢的,因为我们的手可以让大体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

好运气大概都是从那件事情开始,全都结束的,怪事也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事情发生在我临毕业前,碰到过这么一位,大体是位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大概就比我大个三五岁,大体的妈妈哭的很痛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一定要让我们按照他生前的样子化妆。

那天挺邪门的一件事是,只要是羊毛制成的化妆刷就没有一把是干燥的,因为大体属阴且凉,我们只能用干燥的化妆刷或者手来给他们化妆,而跟我一起的琳琳前两天因为洗推发器的时候手被划伤了,不能粘水和一切带细菌的东西。

自然而然的,她就打个下手,我成了主力。

大体的睫毛很长,也很密,眼睛闭着的也能看出来是妖媚的桃花眼,这男人生前绝对是个风流倜傥的人。不知道迷惑了多少小妹妹,“眼睛肯定很好看。”不由自主的嘟囔了一句,“把眼线笔给我一下。”

用手指轻轻撑开男人的眼皮,半弯着腰给他细细的化眼线。在化下眼线的时候,男人的眼珠好像向右动了一下,我心里一惊,再看的时候,男人的眼珠还是直勾勾的瞧天花板的。

呼,看来最近是太累了,都出现幻觉了。

眼睛化好了,再大致整理一下底妆,可以了。伸手轻轻覆盖在男人的眼睛上,慢慢往下滑,再收回手的时候,男人的眼睛没有合上,在看着我笑!

“琳……琳琳……”我颤抖着摇了摇紧紧的胳膊,示意她看过来。

“怎么了?”琳琳顺着看到我的脸色不太好,赶紧看了一眼大体,然后给了我个白眼,“神经兮兮的,这不好好的吗。”

好好的?

我再看的时候,大体的眼睛已经闭上了。不对,太不对劲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在心里默念了十几遍之后,才渐渐平复下来。

最后一步,就是帮他整理衣服。

看他们家人给他准备的衣服,材料还都是挺好的。好奇心害死猫,我翻了翻他的衣领,内部的标签,豁然一个土豪标签。啧啧啧,现在可不仅是人比人气死人了,人比鬼也能气死人了。

大体似乎生前很讲究,手指甲里一点脏东西都没有,只有手掌心有点薄茧,应该是锻炼的时候磨出来的。

鬼使神差的,帮他舒展手指的时候,摸了一下他的茧子,抽手离开的时候,他的袖扣刮到了我的头发,迫使我整个人都趴在他的小腹和手旁。

这个姿势,也太尴尬了吧……

话说,他那,好像也挺雄伟。

“美纪,你还真是色中恶鬼,对一个大体都不放过。啧啧啧啧。”琳琳半开玩笑的来帮我解开被挂住的头发,还不忘打趣我。

我们给他化好妆之后,邀请她进来看看,一瞬间,就哭了。半跪在床前,搂着大体,哭的撕心裂肺。

我们也不禁动容,也真是可惜了,这么帅的男人死的这么早,看家里条件应该也不错,天妒英才啊,我的同学琳琳也偷偷抹着眼泪。

大体的妈妈知道这次主要是我负责之后,给我用宣纸包了一个红包,里面厚厚的一摞,我一直推拒,可是她吃了秤砣铁了心的必须让我拿着。

还告诉我不要怕学校和公司知道,她会跟我们学校和公司解释,说我是行善积德,该拿这钱。

我也不是太正经的人,那个时候碰巧也要到情人节了,本来我这专业这职业我男朋友也不喜欢,正好看看这次的事情能不能让他有所改观。

所以也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大体的妈妈交给我一个祖传的手镯,让我在大体的追悼会上给放进冰棺里的。这种要求基本上很多家庭都会有,虽说现在是现代社会了,但是还是有很多家里条件不错的,都会给大体准备陪葬品。

像农村,基本上就是纸扎的大马,佣人,老婆,麻将之类的,哦对了,还有的地方用纸扎的佣人一定要把脚给剪了,目的是到了下面不会跑。

呵呵,真是封建啊。

那天拿过大体妈妈交给我的翡翠手镯之后,因为天太晚了,看门大爷也下班了,我只能安顿好大体之后,把翡翠手镯给带走,等第二天再带回来。

翡翠太脆了,大体家属没有给包装盒,没法放到包包里,我只能跟大体的妈妈商量,看看能不能让她带回去,可是她非不愿意,就说了一句,“小丫头,我看你蛮好的,帮帮阿姨好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拿着手镯就给我戴在手腕上了,当时怎么褪也褪不下来,那位阿姨还说,“合适,合适。”

一切以上帝为重,顾客即是上帝。

那天晚上约了男朋友郝佳明吃饭,吃完那顿饭,把他送回家,然后我们的感情就不了了之了。分手都安静的不可思议,出轨,渣男,小三现任面对面,嘭嘭嘭!

期间还有个小插曲,那么厚的一个红包啊,全被他给吃完了。也不能说是全被吃完了,因为他喝多了,打碎了人家一瓶酒,还赔了人家一瓶酒。

邪门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他把酒瓶打碎了,我和服务员一起一片一片的把碎玻璃给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再捡到最后一片的时候,手掌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顺着手腕滴到了翡翠手镯上,匆匆把邋遢的场面整理差不多之后,我才能扶着郝佳明上了出租车。

当时我在后座上让郝佳明的头靠着我的肩膀,透着马路上的灯光,检查自己手掌上的上,血迹不见了,翡翠手镯上也没有血迹,就连伤口也是浅浅的一道了。

我把他送回了他的出租房里,浴室里有女人,正在用他的剃须刀刮她那的毛。

我,溃不成军。

撂下一句,“他喝多了。”就落荒而逃。

小三,vs,正宫。正宫一败涂地……

那天从他出租房的门出来以后,我就跑到了大马路上,眼泪才一颗接着一颗的掉下来。模糊中,看到一辆蓝色的大卡车开着远光向我冲过来,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连躲得机会都没有,直接闭了眼睛准备迎接自己成为大体的到来。

可是突然,原本直直冲向我的大卡车,居然在我手边画了个弧形,巨大的刹车声充斥在耳膜里,忍不住抬手捂住耳朵。

居然,避开了!

感觉右手手腕热热的,贴在脸颊上的那部分,感觉的更清楚,奇怪,不是都说玉和翡翠不生热吗,怎么这个在晚上了还自己生热?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章 色中恶鬼
  • 第二章 和自己一样的纸人
  • 第三章 自己的骨灰
  • 第四章 阴间甜品店
  • 第五章 被鬼给威胁了
  • 第六章 娃娃的传说
  • 第七章 非礼勿视
  • 第八章 又是一处销魂窟
  • 第九章 赶尸人
  • 第十章 岛国半妖
  • 第十一章 身上有鬼气
  • 第十二章 异能界的小学生
  • 第十三章 没想到你还有两幅面孔呢
  • 第十四章 电光火石
  • 第十五章 要喷鼻血了
  • 第十六章 打脸啪啪啪
  • 第十七章 贼拉邪门
  • 第十八章 鬼打墙
  • 第十九章 都是他的故意安排
  • 第二十章 心慌意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