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现情 > 厉少的白月光重生回来了

更新时间:2021-06-05 15:47:12

厉少的白月光重生回来了

厉少的白月光重生回来了 安暖暖 著

连载中 纪晞悦厉爵宸

专为书荒朋友们带来的《厉少的白月光重生回来了》主要是描写纪晞悦厉爵宸的事情,作者安暖暖通过对二人感情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他俩一进电梯,厉爵宸就和纪晞悦拉开了距离。突然,纪晞悦抬手,又把厉爵宸砸了!每一丝甜美的气息,喷涌而出在他心房的位置,就像一只触手,渗入他的心,紧紧地包裹着他的心。让他去挣扎,让他去疯狂,她就这样嚣张地存在!

精彩章节试读:

漆黑的夜色中,两道身影重叠在一起,在黑暗里交织着最原始的旋律!

……

滚烫的热浪,扑面而来!纪晞悦带着血迹的唇角,扬起一抹笑容。

这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是她蓄谋三个月的报复!

宁逸,苏琳还有她,所有的爱与恨,都将随着这一场扑天盖地的大火化为灰烬!

纪晞悦捂着胸口,突然呕出一大口鲜血。

面前,是汹涌的火光!

她的眼前出现一道光晕,在那道光晕中,一道身影出现在火光中,迅速的朝她这个方向跑过来!

“晞悦!”

她的耳边,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唤。

“厉爵宸……不,不可能是他。”纪晞悦摇了摇头,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突然!背后响起一阵更猛烈的爆炸声!身子不稳,朝后退了几步。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纪晞悦的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张清晰的面容。

“厉爵宸……”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错过你!

一团火焰朝她扑来!她的身影被火舌席卷!

所有的牵挂与不舍,都将随着这一场大火,消逝!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

“厉爵宸……”

漆黑的夜色中,两道身影依然纠缠在一起。

厉爵宸看着身下的女人,眉宇微蹙,她刚刚在叫他的名字?

笠日

朝霞初升。

位于燕城的最高地标建筑,燕京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正好可以将这一场壮丽的日出,一览无余。

窗户开着一条缝隙,一阵阵轻风吹进来,卷起轻纱曼妙起舞。轻纱的一角随风翻飞,拂过床上还在熟睡的女孩的脸颊。

女孩缓缓睁开眼,目光空洞而又迷茫。

厉爵宸……

突然,女孩挣扎着坐起来!

“啊!好痛!”酸痛袭来,像被车子碾压过一样!

纪晞悦看着四周,蹙紧秀眉,大脑还是一片混沌。

她这是在哪?她不是死在那一场爆炸中了吗?!

她没死?她竟然没有死?怎么可能!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缓缓抬起手,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的手好好的,胳膊也好好的,身子……

等等,她没有穿衣服?!

她立即朝四周扫了一眼,觉得眼前的一切好熟悉!床上有那种事情过后凌乱的痕迹!

这样的情况,像极了她和宁逸定婚的那一晚!

她的心猛然一颤!

突然,浴室里传来一阵水声。

纪晞悦的神经一阵紧绷!

她没有死?而是重生了?重新回到了那一天?!

厉爵宸!

她和厉爵宸就是在那天晚上,***!

她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太好了!太好了!

前世纪晞悦知道她和厉爵宸睡了一晚,恨不得杀了厉爵宸!而现在,她却开心的要飞起来!

记得前世,她发现她和厉爵宸一夜荒唐,一醒来就急着离开酒店,刚好被外面包围的狗仔队拍到,名誉扫地,被贴上不好的标签!

这一切,都是苏琳安排的,她的未婚夫宁逸也参与其中!

事后,宁逸不但接受了她,还假意委屈求全,让她感动不已。她们结婚后,名正言顺的从她的手里,拿走纪氏集团,将她纪家的一切一点一点蚕食!

宁逸从不碰她,她的心里充满内疚,是因为她和厉爵宸睡过,他还是介意!她觉得对不起他,就加倍的对他好。

可是,宁逸背着她和苏琳如胶似漆!

苏琳怀上孩子,纪家的一切也尽在宁逸的掌握之中,所以,他们就想尽办法要除掉她!

她不愿等他们动手,提前策划了那一场爆炸,让渣男贱女一起为她陪葬!用这种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纪晞悦看着四周的一切,终于接纳了这个事实,她重生了,竟然重新回到了定婚的那一晚!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回,她绝不会再像前世那样,被渣男贱女蒙蔽双眼!

这一世,属于她的,谁也别想染指!

纪晞悦朝浴室望去,水声突然停止,吓了她一跳。

她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

厉爵宸在里面吗?

前世的时候,她因为太过愤怒伤心,根本就没有注意四周的环境直接跑了出去,刚好中了苏琳设下的圈套!

从那以后,她恨透了厉爵宸!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每一次,她出现危机的时候,都是他替她解决的。

就连最后的那一场报复,也是她利用了他才达到目的。

临死前的那一刻,她才发觉,她最牵挂、最舍不得的人,是他!

可是,他对她呢?又是什么样的情感?

不管他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她都不会再错过!

纪晞悦立即下床,脚才刚一挨地就控制不住一软,差一点倒在地上。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没有那么虚弱啊?!随便找了一件厉爵宸的衬衫套在身上,推开浴室的门。

厉爵宸刚刚洗完澡,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身上的水顺着他精壮的腹肌缓缓流下来。眼前的这一幕,让纪晞悦呆住了!

麦色的皮肤上,不断的滑下一道道水痕,她的目光顺着水痕,不断的往下望去……

浴室里,水雾弥漫,湿暖湿暖的,与厉爵宸身上散发出来的男性荷尔蒙混合在一起,引起得化学反应让她觉得大脑发热,呼吸急促!

纪晞悦的小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厉爵宸看到纪晞悦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并没有任何反应,而是期待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被这活色生香的画面刺激到大脑充血的纪晞悦,已经短路了。

“看够了没有?”

头顶上突然响起一道声音,纪晞悦猛然回神。

尴尬!

一抬头,对视上厉寒的目光,让她不自在极了!刚刚走进来时的气势全都弱了下去,目光闪烁着转向一旁。

她应该怎么办?赖上他?让他负责?

还是勾引他?没羞没臊的再和他来一次?

纪晞悦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厉爵宸看着她的反应,眸子中的寒意渐渐退去,泛着琥珀色渍的双眸渐渐有了几分兴趣。她好像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整个燕城的人都知道,她深爱宁逸。昨天晚上,却是他夺了她的第一次!

纪晞悦有意闪躲着厉爵宸的目光。

突然发现镜子中的倒影,迅速的扒开这件衬衣!

天呐!

脖子上,胸前,还有……全是痕迹!

明明前世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怪不得,刚刚她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厉爵宸看着她的反应,眉宇一寸寸收紧。

纪晞悦回过头,伸出一根白葱一样的手指指着厉爵宸,“你……”

厉爵宸的目光忽然似被寒风扫过结了一层霜,像是一直等待着她提起昨天晚上的这一刻。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纪晞悦朝他走近接下他的话,暗暗握紧小拳头,“昨天晚上,你到底折腾了我多久!”

厉爵宸愣住。

她的反应不对。

不应该恨不得杀了他吗?!

纪晞悦不断的给自己打气!不能怂,不能怂!突然,抬起手把他壁咚在浴室一角!

只是,这姿势有些怪。

厉爵宸应该有一米九以上。

纪晞悦只一米六。

在厉爵宸的眼里,她就是个短胳膊短腿的小家伙!

而此时,他竟被这个短胳膊短腿的小家伙给壁咚了!

纪晞悦自己觉得,很有气势。但是,在厉爵宸的眼里,更像是向他撒娇求抱抱。

厉爵宸眼中的寒霜渐渐退去,饶有性致的看着她。

纪晞悦见他的气势明显柔和下来,胆子更大一些,露出一丝天真无邪的笑容:“小叔,昨天是我和宁逸的定婚宴,你昨天晚上怎么会和我在一起?”

男人冷傲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突然!握着她的小手将她的身子转过来,按在墙壁上!

纪晞悦被他禁锢起来,面对他高大的身躯,压迫感十足的气势,她马上像只可怜的小绵羊一样。

“离开宁逸!”厉爵宸的声音带着不容质疑的凌厉。

“好啊!”纪晞悦爽快的回应,没有一丝犹豫!

厉爵宸错愕。

纪晞悦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堂,好硬啊!

厉爵宸这张脸天怒人怨,竟然还有这么好的身材,前世的时候为什么每一次和他在一起,都要关灯吗!太亏了!

厉爵宸眸色一沉,捉住那只小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勾引你呀!不不不,撩你!”纪晞悦笑着回答。

厉爵宸看着她的目光,立马变成审视!

泛着寒光的眼神,让纪晞悦有些害怕,但是,她相信,厉爵宸是不会伤害她的。

厉爵宸捏着纪晞悦的下巴,看着这张小脸,她的反应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中,好像变了一个人。

纪晞悦忽然有些心虚,她自己的行为在厉爵宸的眼里,太反常了,厉爵宸不会起疑吧?

她管不了那么多,如果不把握今天的机会,她有很长一段时间和厉爵宸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她弱弱的说道。

条件?厉爵宸唇角微扬,不错,敢和他谈条件!

“说!”

“你得让我睡回来!就现在!”什么礼仪廉耻,都见鬼去吧!

再怎么镇定的厉爵宸听到这个要求,也足足愣了几秒。

“你要睡我?”他的唇角微微上扬,不等她回应,直接把她抱起来与他平视。

纪晞悦挂在他的身上,有些犹豫的抬起手,揽住他的脖子。

“你想怎么睡?”他突然询问道。

声音在她的头顶环绕,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要不,你先欠着,我……”她秒怂!

“我厉爵宸向来不喜欢欠别人。”

纪晞悦:……这画风有点不对劲啊!

厉爵宸突然抱着她,把她放在洗手台上!

“啊!”纪晞悦吓了一跳,小脸通红,“你做什么?”

“你说的,睡我,就现在。”

“不,不是这样……呜!”

她的唇,被他封住,完全没有***的机会!

既然让她睡,可不可以让她选择用哪种姿势在什么地方睡啊喂?!

几个小时后……

纪晞悦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眼角上挂着晶莹的泪花。

厉爵宸坐在沙发上,靥足的看着床上的女人。见纪晞悦醒过来,把指尖的烟按灭。

“醒了?”

“厉爵宸,你是属畜生的吗?”

厉爵宸笑了笑,“刚好和你一个属相。”

纪晞悦:……

他起身走到床边,弯下身子将她抱起来。

“你要干什么?”她有些害怕。

“还疼吗?”

纪晞悦脸色一红,眉宇拧成一团,看着厉爵宸咬牙切齿!这模样,可怜又可爱!

厉爵宸把她抱进浴室,大大的浴缸里已经放好了热水。

原来,他是准备让她洗澡。纪晞悦松了一口气,马上又觉得浑身不自在。

前世在她知道真相,并且开始谋划的那三个月,她和厉爵宸有过几次交集,身体上的!但是,她对他的一切都很陌生。如今,和他在一起,还是让她紧张的不行。

“我可以自己洗。”

厉爵宸将她放在温水中,花瓣刚好遮住了一切能让人遐想的美好,纪晞悦放松了一些,靠在浴缸里,一动不敢动。

厉爵宸并没有离去,而是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纪晞悦。

“昨天晚上,是你和宁逸的定婚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以为这个房间里的人是宁逸。”

纪晞悦有些发懵,他这口气是什么意思?怎么反而用一种兴师问罪的语气来质问她?

明明昨天晚上乱来的人不是他嘛!

“昨天晚上是这么想的,今天早上醒来后就不是这么想了。”

厉爵宸愣了一下,缓缓弯下身子,捏着纪晞悦的下巴。她的眼中,闪烁着让他无法解读的真诚!

她没有必要撒谎。

可是,转变的太快,让他不相信,她在一夜之间就能把宁逸忘得干干净净!转而投入他的怀抱。

而他,对她的感觉,复杂而又矛盾……

纪晞悦看着厉爵宸,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认真的看着这张脸,如此俊美!对视着他的双眸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些慌,这一双漆黑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让她觉得未知而又危险!

纪晞悦在前世的时候,对厉爵宸的印像都是从传闻中得来的。

他是宁家的私生子,是宁逸的小叔,别人都以为他回燕京,是为了夺宁家的家业!他的手段,让不少曾经名动燕京的商业巨子顷刻间由云端跌入地狱!

厉爵宸这个名字让人闻之色变!

他为人冷血阴厉,处事的方式非常极端,也从来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在她人生的最后三个月,她才知道,他的身份复杂而且神秘强大,宁家他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

前世,她没有机会与他共度余生。今生,她想陪在他的身边。不管他是谁,他只是她的厉爵宸。

“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愿意委身于我,你都要记住一句话,从今天起你是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以后,要乖乖听话,否则……”

“否则,你会打我吗?”纪晞悦立即接下他的话,那双灿若星斗的美眸里泛着潋滟的光芒。

让厉爵宸不禁想起她在他的身上绽放时的美丽。也是用这双湿漉漉的眸子看着他!让他失控到极尽疯狂的状态!

这一道眼神,让他身体里未消退的余热一瞬间沸腾!

该死!

他捏着她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她这张明艳动人的小脸,突然,笑了。

“有了你,我不会要别人,我只要你!”纪晞悦看着他,一字一句的朝他说道。

厉爵宸捏着她下巴的手,突然松了力道,直接将她从水里捞起来!

“啊!厉爵宸,你做什么?”

他直接封住她这张小嘴,“刚好,我现在也很想要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