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都市 > 九龙拉棺

更新时间:2021-10-19 16:28:45

九龙拉棺

九龙拉棺 春秋九灵 著

连载中 季天南宫依然

九龙拉棺主人公叫季天南宫依然,是春秋九灵倾心巨作,目前正在连载中。​“被坟墓抓住了机会!你怎么也不明白,这季的天气是多么的显眼「南李上天外天,季家三千,盖大山!」你们真的把这个当作玩笑?!老外见了他们震惊的样子,此时便冷嘲热讽。

精彩章节试读:

在我六岁那年,我妈下农药差点毒死了我。

我妈是被我爹,从外面拐卖回来的。

她给我爹生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我爸滥赌成性,我大姐就是被他输给了隔壁村的刘瘸子。

没过几天,刘瘸子把我大姐,被折磨不成样子的尸体,送了回来。

我妈见到之后,被气的倒地不起。

醒来之后,不想让我们继续在家里,受我爹的折磨。

便买了两瓶农药。

自己喝了一瓶之后,给我二姐灌完了半瓶,又接着给我灌农药。

刚给我灌了几口。

我爷爷从外面回来。

见到这一幕,吓得面色苍白,急忙从我妈手里夺下了那一瓶农药。

不过,我妈和我二姐,却都被农药腐烂了肠胃,七孔流血而死。

我虽然喝的不多,但是农药剧毒,我也是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儿媳和孙女,七孔流血,身体抽搐,面容扭曲,横死躺在地上。

唯一的孙子,在他怀里,也是命不久矣。

爷爷牙龇目裂,双目通红。

他苍老的身躯颤抖,仰天怒吼道:“五弊三缺,我已去三缺四弊,为何要绝我之后!”

“我,季三千,行道近百,起卦千万,算尽了因果,断尽了风水!”

“难道连我唯一的孙子,都无法护住吗?!”

“今日,我便要起龙门天关,走阎殿地府!阎王,我季三千,向你要一个人!”

自从今日之后,我才知道。

原来,我季家,居然祖上九代,都是风水师,麻衣神相。

只是退隐到了这个村子。

我爷爷更是我们季家,最为出色的一代。

他八岁通阴阳,十岁辩龙脉,十三岁登上龙虎山,一手败尽龙虎天师,将龙虎山的匾额摘了下来。

没有过多久,便又斗法茅山道士,无一人可破他卦阵,眼睁睁的看着爷爷,提着茅山道碑回了家。

到了二十岁,爷爷一双麻草鞋,踏遍名山大川,一身阴阳袍,揽尽道界风水,一把铜钱剑,斩尽凶魂恶鬼。

只身一人,便是风水界半座大山!

另外半座大山,乃是为,东北马,西麻衣,南天李,北八卦,苗疆落洞有圣女!

他们一同才算是另外半座大山!

我爷爷入道在南边。

因为姓‘季’,头上比‘李’多了一横,跟一座天,盖在了‘李’上面一样。

更是有人称:南天李上天外天,季家三千,盖大山!

在南边,便是称为南天的李家,我季家也要压他们,在我季家面前,都要低一头。

不过,那也只是以前。

现在我季家,却隐居到了这个小村子。

其中缘由,恐怕只有我爷爷知道。

我爷爷更是,已经十几年,都未曾卜卦,看相,点风水。

没想到,如今为了我。

他居然要起龙门天关,走阎殿地府。

向阎王将我讨回来!

起龙门天关,乃是一种逆天之术。

天有七星,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

太微北,枢为天,璇为地,玑为人,权为时,衡为音,开阳为律,瑶光为星!

爷爷要以我的八字格局,以及五行命格。

为我锁住天门,定住七魂六魄!

爷爷匆忙将我卷入了草席之中,连我娘和我二姐的尸体,都没有来得及管。

他将我放在了房屋正中的地上,拿出了七根白色蜡烛在草席旁边摆下,分别对着北斗七星的格局。

然后又将红绳,浸入了黑狗血。

将用浸入黑狗血的红绳,将北斗七星蜡烛,缠绕起来。

他盘膝坐在七灯之外,手中掐诀,面前摆放着一个香炉,点燃起了七根香,烟气袅袅。

在这烟气之中,爷爷一头苍发飘飘,略有仙风道骨之意。

爷爷大叱一声:“六甲六丁,九路游神,万炁本根,开路鬼道,入阴阳,通九幽!”

只见屋内,居然阴风大起。

呜呜哽咽之声凄厉,鬼神嘶嚎之音震耳。

屋内的桌椅,都被吹得四零八乱。

但是那天门七星灯,却纹丝不动。

烛光绚烂,香味袅袅。

我在这个时候,居然做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梦。

我梦见,我跟小伙伴,正在操场上面玩耍。

突然之间,天空之上,乌云翻滚,雷电隆隆。

天穹仿佛都要倾覆,要塌陷了下来。

阴风凄厉,突然席卷了起来,将我周围的一切,都给吹飞了起来。

我站在原地,却是屹立不动。

紧接着,从那乌云之中,居然乍现一道璀璨的霞光,穿破了乌云,降落了下来。

三千霞光笼罩了我的身体,仙气袅袅。

让我全身暖洋洋,跟泡在热水里面一样,非常的舒服。

“嗷呜......”

一道震耳的吼声,从天穹之上响彻,浩荡在了天地之间。

在那三千霞光之下,出现了一条黄金色的真龙,它黄金龙鳞,如黄金浇筑一般,头生两角,如小山一般巨大,龙须拂动,若银河滚滚。

真龙身躯堪比山岭一般庞大,绽放着黄金光辉,通体光华绽放,将这一方天地都给压塌。

它仰天怒吼,然后便朝着我直直的俯冲了下来!

我见此,吓了一跳。

急忙便捂着头,惊叫了起来:“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居然一下子便苏醒了过来。

当我醒来,我才发现,我居然已经睡在了床上,爷爷面无血色,坐在床边。

正担忧的看着我。

当看到了我醒来之后,他才面露喜色,然后搂住了我急忙道:“小天,你怎么样了?”

“爷爷,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吓死我了......”我趴在爷爷怀里,刚才的梦还一直萦绕在我脑海。

“你做了什么梦,快点告诉爷爷!”爷爷一听,急忙道。

然后我便把梦告诉了爷爷。

爷爷听后,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手都在颤抖。

他在我耳边呢喃道:“起龙门天关,改五行命格,你庚月生,却遇风,黄金之龙属金,庚金之气刚阳至烈!”

“你命中缺水,缺土!此乃,真龙命格,命格有缺!”

“我再为你借来水,蕴出土!”

爷爷随后,便扶住了我的肩膀,对我严肃的开口道:

“小天,从今以后,你名季天,字真龙!不过,季真龙之字,只可告诉亲近之人!不可随便告诉别人,你还有这个名字!”

我这个时候才六岁,什么都不懂。

不过,爷爷说的话,我一般都会听从。

然后爷爷便抱着我,走出了屋子,来到了村子旁边的一条大河之旁。

这一条河历史悠久,为黄河的一条分支,非常大且长。

河水浑浊,放目不可见底。

“我季三千之孙,愿拜河神娘娘为义母,只求季家降雨七日,河神娘娘可愿?!”

浪涛拍案。

爷爷抱着我,站在河边,对着那一条大河,缓缓的开口道。

话音落下。

一开始并未有动静。

不过,刚过了几息之后。

浑浊大河,如黄龙咆哮一般,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将周围的庄稼都给揽入了河里。

这浪非常大,足足有九尺之高。

将这一片天地,都给淋了一遍,如同下了暴雨一般。

从河里居然冲出了一块鱼鳞,飞到了空中,然后稳稳的落在了爷爷手中。

这鳞片散发着幽光,看起来如同鱼鳞一般,上面还有着古朴的花纹,镌刻着一些古老的字迹,非常的奇怪。

“多谢河神娘娘,季真龙为你义子,日后定然会助你化仙!”

我看到这一幕,吓得非常慌张。

爷爷却非常淡定,他抱着我,手中攥着鳞片,对着大河淡淡的道。

之后,便抱着我离开了大河。

在我们回到了家里之后,爷爷居然挖来了一袋子土,将我埋在了床上,只露着一个头。

紧接着我便看见,窗外暴雨倾盆,电闪雷鸣,却没有一丝风刮起!

乌云笼罩天穹,大雨倾泻,整整下了七天。

没有一刻停下来过。

到了第七天,暴雨便停了下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场暴雨,只有我家在下,村子其他地方都是晴天。

村民见此都吓得不轻,都说我家遭报应了。

暴雨刚一停下来,爷爷就把我从土里给挖了出来。

然后便抱着我走出了门。

我看见,在我们门外,居然坐着一位老头,他一身庸贵的紫袍,上面绣着鱼龙花纹,栩栩如生,皆是由金丝所绣。

只是他穿着,便知道,这一位老者,来历定然不凡,家里非富即贵。

不过,他双目却流着鲜血,顺着眼睑流了下来,看起来非常狰狞可怕。

在他面前,还摆放着一张罗盘,几张黄纸,在黄纸上面放着几枚铜钱。

他手中提着一把锈迹斑驳的砍刀,正对着我家门口。

“亲家,这便是季天,为仙儿的儿子,你的外孙。”

“仙儿去世,我也非常痛心,你何必要断了她的唯一血脉!”

爷爷抱着我,他气息不稳,面色蜡黄,望着那一个老头,叹气道。

“我北八卦,算尽了一生,却苦苦算不到,我失踪女儿的消息!”

“没想到,天机一过,算到的却是,她已经去世!”

“你们季家,害死了我可怜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你们!”

“便是绝了仙儿唯一的血脉,我也要你季家断子绝孙,灭门绝户!”

门口的那一位老者。

他双目流血,气的咬牙切齿,浑身都在颤抖,无比怨恨的开口道。

此刻听到了他们的话,我才明白。

这个老头。

居然是我的外公。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