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现情 > 傅先生蓄谋已久

更新时间:2021-11-29 15:12:38

傅先生蓄谋已久

傅先生蓄谋已久 不灭之握 著

连载中 温诗诗傅亦城

经典美文《傅先生蓄谋已久》是来自不灭之握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温诗诗傅亦城,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温诗诗精心守护了四年的婚姻最终因为一纸不孕检查单而被宣告终止。丈夫的背叛,婆婆的刁难,还有小三的嚣张,这一切的痛苦遭遇让温诗诗掉入谷底,当她被迫净身出户之时,温诗诗本以为自己会狼狈满身,却不想遇见了矜贵冷傲的霸道总裁傅亦城。一纸契约,她为他生孩子,他为了复仇雪恨,本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利益交易,最终傅亦城却将她宠上了天……

精彩章节试读:

“我说什么来着?生不出孩子就是你的问题!这下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温诗诗拿着检查报告单的手微微颤抖。

看着上面“输卵管堵塞”五个字,从头冷到脚底。

她有些绝望的闭上眼,跟傅亦城结婚了四年,一直没能怀上孩子。

婆婆指着她的鼻子,那凶狠的样子恨不得下一秒就要生吞了她。

周围经过的人都像是看笑话似的看着婆婆骂她,指指点点的,还有幸灾乐祸看笑话的,热闹的不可开交。

傅亦城是傅家的独生子,她能理解婆婆想要抱孙子的心情,所以她一直都默默的忍着。

“妈,”温诗诗还在极力的忍耐,“我们先回家再说吧。”

“那是我家,不是你的家,你搞清楚!我从来都没承认过你是我们傅家的儿媳妇,你不配!”

温诗诗闭了闭眼睛,无力的争辩:“我跟亦城是领过结婚证的合法夫妻.......”

“我告诉你温诗诗,赶紧跟亦城离婚!我们傅家的财产你什么都别想带走!”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燥热的天气和周围凌厉的目光让她越发狼狈不堪。

温诗诗沉沉的吐出一口气,绝望又无奈。

她跟傅亦城的结合,当初就是因为傅亦城的爷爷在弥留之际强势促成,为了能让爷爷走的安详,傅亦城才不得不跟她结了婚。

这四年的婚姻里,傅亦城对她不冷不热,只是比陌生人稍微熟悉那么一点点而已,她压根也没指望傅亦城会为了她去反抗婆婆,只是没想到,这段婚姻,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陷入僵局。

“妈,我们结婚是爷爷.......”

“你还想用老爷子来压我?温诗诗,你长本事了?!”

婆婆越说越来气,温诗诗正以为她又要开始新一轮的训斥的时候,婆婆突然换上了一张笑眯眯的脸,指着不远处相拥在一起的一对男女对她说:“看见了吗?你不能生,有的是女人给亦城生孩子.......”

温诗诗顺着婆婆的手望过去,整个人都仿佛被钉在原地。

不远处,喧闹的妇科诊室门口,她的丈夫傅亦城殷切的把怀中小腹微凸的女人护在怀中,深情温柔的低下头,迁就着女人的身高,因为她一句话微微笑开,呵护备至。

她从来没有见过傅亦城对自己这样笑过。

目光落在傅亦城怀中的女人身上,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袭来。

那个扶着腰的孕妇,不是别人,正是她从小疼爱到大的表妹,孙思静。

震惊,愤怒,不敢置信,多种情绪漫上心头,温诗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到孙思静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拉着傅亦城慢慢的走到她面前。

“表姐,”她像一个普通的准妈妈一样幸福的笑,“我怀了姐夫的孩子,刚刚医生说了,是个男孩。”

温诗诗看着她已经显了怀的肚子,犹如被当头棒喝:“你怎么能.......他是你姐夫啊!!礼义廉耻都被你吃狗肚子里面去了吗?竟然去勾引自己的姐夫?!”

刚刚扬起的手在空中被猛地抓住。

傅亦城沉着脸,重重的把她的手扔到一边,上前一步把孙思静护在身后:“温诗诗,我们离婚。”

温诗诗闭了闭眼睛,一股疲惫和无力几乎将她压垮:“什么时候的事?”

“你还有脸问?我告诉你温诗诗,你没权利管我们家的事情,更没权利管亦城!”婆婆有了孙子,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就差蹦起来指着她鼻子骂了。

心头一股憋闷,她也低吼出声:“妈,我是亦城的妻子,我的丈夫出轨了,我总有知情权吧?”

“你少来,就凭你一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野种,也想当我们傅家的少奶奶?老爷子当年老糊涂了,我可没有!”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仿佛再看一出八点档狗血电视剧。

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这出闹剧的主角。

反倒是孙思静面含内疚,温温柔柔的半靠在傅亦城的怀里,轻声说道:“阿姨,您别怪表姐了,这件事.......原本就是我对不起她的。”

婆婆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拉着孙思静的手一个劲儿的安慰,满意的不得了:“静静啊,你能给亦城怀上金孙,就是我们傅家的大功臣,其他的事情你都别管了,有我呢。”

眼前的一幕,温诗诗只觉得刺眼的厉害。

“静静,我供你吃穿,还送你出国念书,自认没有对不起你!”被至亲背叛,温诗诗泪水瞬间决堤,“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温诗诗,”说话的是傅亦城,他上前一步,以强硬的姿态把孙思静护在身后,保护之意再明显不过,“思静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有什么怨气都冲我来。”

怨气?

她还能有什么怨气?

这四年间,所有的委屈她都一个人忍着,所有的怨气也都化为讨好,她拼了命的想讨好傅亦城,讨好婆婆,甚至连傅家的保姆她都卑微的讨好着,她还能有什么怨气?

这一切的根源,无非就是因为,她爱着傅亦城。

她想要当一个好妻子,照顾丈夫,侍奉公婆,生一个可爱的孩子,她有什么错?

本就六亲零落,如今连表妹都成了插足她婚姻的小三。

心仿佛被一把无形的大手使劲的撕扯着,痛的她直不起腰来。

“先回家再说。”

傅亦城在深城有头有脸,这场闹剧终究还是要回家再继续上演的。

可当温诗诗的手握上车门把手的时候,傅亦城却说:“你去打车,别挤着思静。”

一辆车四个座位,他是司机,婆婆坐在副驾驶,孙思静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后排,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啊表姐,医生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有点不稳当,亦城也是担心孩子.......”

她失笑,随手甩上了车门。

孩子,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她生不出孩子。

傅亦城驾驶着黑色的布加迪消失在视野尽头,只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医院门口,被来往的行人指指点点。

她是傅亦城名义上的妻子,也是傅家,彻头彻尾的外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