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现情 > 替嫁新娘超凶的

更新时间:2022-01-13 15:16:46

替嫁新娘超凶的

替嫁新娘超凶的 愤怒的小野猪 著

连载中 安初然傅云深

精选热书《替嫁新娘超凶的》是来自愤怒的小野猪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初然傅云深,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安初然一直生活在乡下,突然有一天,一个自称是她亲生父亲的男人找上门,在那之后,她被迫苦练名媛技能,一跃成为了所有人羡慕的安家千金。可后来她才知晓,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安家失踪的女儿重回豪门,她则被扫地出门。殊不知,安初然身上的马甲并不少,她立志要逆天改命!

精彩章节试读:

抚城,安家。

“安初然,若溪回来了,你的替身任务结束了。”

替身————

安初然瞳孔深处的某个地方突然暗了暗,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衣角。

三年前,久居乡村的她突然被告知是安贺厉的私生女,又被莫名其妙的接到安家,之后,便是一系列的培训。

钢琴,舞蹈,画画……各种名媛需要的技能她都要学。

她从一个乡巴佬迅速成为万众瞩目的“安家千金”,同学羡她,外婆欣慰。

她也以为自己终于有爸爸妈妈了……

而就在三天前,一个叫安若溪的女孩儿出现,彻底让她醒悟了,她,只不过是安家用时呼来,没用时便一脚踢开的工具人罢了。

今天,正是安家给安若溪举办回归宴的日子,大厅里鼓乐齐鸣,觥筹交错,轻歌曼舞,热闹不已。

她却躲在黑黢黢的角落里,活生生像见不得光的老鼠。

正想着,视线中突然出现一双水晶鞋,可爱的洛丽塔裙将安若溪衬托的俏皮可爱,如孩童般那样纯真的看着她。

“姐姐,听说你喜欢吃法国慕斯蛋糕,我特意找了全抚城最好的甜品师做的。”

安初然愣了一下,下意识要伸手。

下一秒,蛋糕却“啪”的被她扣在了自己身上,漂亮的裙子瞬间被玷污。

紧接着是安若溪夸张的尖叫。

安若溪一脸不知所措。

“姐姐,你怎么能把蛋糕扣在我身上呢。”

“我没有!”

她急于站起来解释,却已经来不及了,大厅里宾客纷纷朝这边看过来。

“这是安家那个私生女吧,以前看着挺乖巧的,现在怎么这样?”

“正牌千金回来了,慌了呗!”

“切,私生女就是私生女,上不了台面,偷了人家三年还不够,真不要脸。”

有人不屑的啐了一口。

“哎哟,谁欺负我的女儿呢。”

一个穿着雍容富贵的女人从人群中挤进来,一脸心疼的看着安若溪。

“妈,我没……”

啪!

还没等她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已经呼到了她的脸上,沈丽瞳孔放大,发狠的看着她。

“别叫我妈,你妈三年前就死了。”

“我见你可怜,才同意安贺厉把你接回家的,这三年我供你读书,教你弹琴画画,哪一样亏待你了,你就这么报恩?”

“这可是我唯一的女儿,才回来三天,你就这么容不下她,既然这样,安家恐怕也留不得你了。”

安初然紧紧攥着衣角,表情无比错愕,只是一遍遍摇着头说“我没有。”

人群再次哗然。

“都人赃并获了,被人抓了个现行还不承认,我们都看到了。”

“是啊是啊,再说这就她们俩人,她这意思不会是正牌千金说谎,自己拿蛋糕砸自己?”

闻言,安若溪可怜兮兮的摆着手,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睛,任谁看了都觉得她是受欺负的一方。

“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不能请到正宗的法国蛋糕师,才让姐姐吃不上正宗的法国慕斯,对不起对不起……”

“可,可能是我回来的太突然了,姐姐还没办法接受家里存在另一个安家女儿吧,那我先走,等姐姐真正接受我时再回来。”

话落,安若溪作势要走,却突然被一个有力的臂膀拦住,顺势将她揽入怀中。

“你不用走,该走的人,是她。”

这熟悉的声音————

傅恒,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只见他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西装,直接无视掉安初然的眼神。

“借此机会我顺便也宣布一件事,大家都知道,我们傅家跟安家有婚约,但是,我傅恒订婚的对象是安家大小姐,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人,更何况,还是这么心肠歹毒的女人……”

安初然难堪的咬了咬嘴唇。

“以上种种,我们的婚约可以直接不作数了。”

全场爆炸。

安初然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为了众矢之的,浑身的血液倒流,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着。

有人还恶毒的拿来镜子放到她面前,让她照照自己,配吗?

安初然神情有些恍惚,配吗?

身上不合身的洛丽塔,公主鞋,与她长相不符的齐刘海,双马尾……此时她俨然一个小丑。

不管她承不承认,这三年,她只不过努力的再扮演另一个人罢了。

可是现在,原主回来了,她该退场了不是吗?

可她不甘心。

凭什么。

凭什么这群人可以随意决定她的去留。

凭什么她们利用她的感情随之后又狠狠地践踏。

正当她神情恍惚间,突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谁给你的权利说婚约不作数?”

声音不大不小,却带着十足的威力,全场瞬间安静下来。

不知何时,一个高大俊逸的男人出现在现场,他五官精致耐看,气质出尘脱凡,所过之地,均留下两个字:气场。

“小叔?”傅恒有些紧张,但还是强行镇定道:“你怎么……”

安初然心里迅速猜测着男人的身份。

傅恒的父亲傅祁是傅家在抚城唯一的权势,而傅家真正的势力却不在这里,而是在雄城,国家的特治区。

傅家一心想跟安家联姻的原因之一也是借势想逐渐掌握傅家的核心势力,所以安贺厉跟她提过傅恒的小叔。

傅云深,傅家真正的掌权人。

傅云深看着她,目光深沉淡漠,眸底似有万年冰雪。

“小叔,你别看她表面上正正经经的,实际上内心坏着呢,若溪回来的这几天,几乎天天都被她欺负,她就是个……”

“住口!”

*两个字被这不可违背的声威狠狠的压了回去。

“口无遮拦,成何体统。”

作为傅家的子嗣,在这种公共场合,像个泼妇一样大呼小叫,简直丢了傅家的人。

一旁的安若溪一紧张,连忙想解释:“小叔,你误会傅恒了,都怪我……”

“看来安小姐很有自知之明。”

“啊?”安若溪懵了。

傅云深没看她,话确实说给她听的:“忘了告诉安小姐,刚才我就在不远处。”

安若溪浑身僵硬。

“怕是傅家,配不上安小姐这么好的演员。”

演员两个字从傅云深的口中说出来,大家心中都有了定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