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现情 > 宝贝晚安早点睡

更新时间:2022-01-14 11:04:30

宝贝晚安早点睡

宝贝晚安早点睡 苏钱钱 著

连载中 宣迪裴绎

精品好书《宝贝晚安早点睡》是来自作者苏钱钱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宣迪裴绎,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宣迪凭借一把美人音成为了V站年度弹幕人气奖的得主,这个奖项一爆出来,惹得很多主播羡慕嫉妒,尤其是一些与她有着相识人设的主播,更是暗地里贬低她,还恶毒的猜测她不敢出来领奖,纯粹是因为脸丑无脸见人!

精彩章节试读:

一年一度的V站优秀内容创作者颁奖典礼今晚在云城隆重举行。

晚上八点半,奖项已经公布过半,现场气氛却热情不减,只因主持人预告了接下来即将颁发的奖项是——年度弹幕人气奖。

众所周知,V站所有创作up主里最有可能获得这个奖项的,便是以一条五分钟的国漫配音火速出圈,收获12万条弹幕,成为这一年V站人气黑马的新晋红人——黑桃D。

当然,这个奖项也不乏其他优秀的竞争者。只是相对于那些人来说,观众对这位一直躲在幕后的声优up主更感兴趣。

“黑桃D今晚会来现场领奖吗?”

“应该会吧,多少人想上台拿奖都盼不来呢。”

“那待会真要仔细看看她长什么样,是不是跟她的声音一样。”

黑桃D因去年在V站上传的一段国漫配音而走红。她擅长多种声线,其中以美人音最为出圈,圈了无数男粉,被粉丝称为是男人不能抗拒的声音。

但黑桃D本人却很神秘,从不露脸。

因此便有了许多无端的揣度,觉得她是因为长相与声音不符,怕露脸后掉粉,所以只敢用声音示人。

台上,颁奖嘉宾手持卡片,笑吟吟地宣布道:

“获得V站本年度弹幕人气奖的up主是——”

台下寂静无声,众人纷纷屏息等待。

直到话筒里传来那个毫无悬念的名字:“黑桃D!”

现场传来热烈的掌声,好事者早已挺直腰板打量周围,想第一时间捕捉到这位以声音大杀四方的红人。

然而掌声过后,却是主持人站出来解释:

“黑桃D今晚因为有事所以不能来现场,她让我们代为感谢所有支持她的小伙伴和粉丝。”

台下倏地一阵嘈杂,有人失望有人惋惜,更有人马后炮地嘲笑道:

“看吧,我就说了她没胆子露面的,这可是直播。”

“难道又是一个乔碧罗。”

“黑桃D那么多男粉也不清醒清醒,但凡脸能看,她早就*来赚人气了。”

……

台上已经开始了下一个奖项的颁发,身旁的几个人却还在围绕着黑桃D窃窃私语。

宣迪微转身看过去,带头说的那个人她认识,也是一位声优up主,叫小泽葵。

这就不奇怪了,毕竟两人差不多同一时间入驻V站,又都是同一领域的创作者,是竞争关系不说,粉丝还总喜欢拿来比较。

又一个奖项颁完,小泽葵和身边的小伙伴一边鼓掌一边总结道:“所以啊,黑桃D真人肯定是丑到没法看,化妆都弥补不了的那种,不出来是对的,不然吓到路人了怎么办。”

讥讽的轻笑混在掌声里,宣迪目视前方,嘴角轻轻弯了弯。

手机这时震了两下,是闺蜜关靓发来的微信。

【看到直播啦,恭喜我宝拿奖了!】

【我跟达达在SOS等你,结束后赶紧过来,给你庆祝!】

宣迪回了个OK。

收起手机,便听到台上的颁奖嘉宾说:“获得年度创新作品的up主是——小泽葵!”

宣迪都不用转身,余光便已瞟到身旁隔了两个位置的那道身影。

明明只是一个平台内部的颁奖,她却搞得仿佛在参加奥斯卡,穿着隆重的抹胸礼服,羞涩地前后鞠躬感谢后,这才从座位走出来。

所有目光都锁定在她身上,这是小泽葵今晚的高光时刻。

原本小泽葵是可以拥有这样一个难忘的高光时刻的。

可惜,大概是那几句难听的话连老天都看不过去,走着走着,不知是鞋跟太高还是裙子太长,她被什么绊了下,接着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整个人摔到了宣迪左侧第二个位置的人身上。

好像还是个男人。

场面一度十分狼狈,现场观众更是反应不同,有的帮忙,有的偷笑。

上一秒笑别人,下一秒被别人笑。

这可能是宣迪见过的最快的报应。

她唇角漾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弧度,眼尾轻扫小泽葵,见她狼狈拉起裙尾,头发也乱了几分,忙了好一会后才重新走向舞台。

灯光随小泽葵的身影收远,小插曲带来的尴尬也在她絮絮叨叨的获奖发言中散去。

无聊。

这场颁奖晚会到这里对宣迪而言已经结束了,她找到机会,猫着腰离开了现场。

刚打上车去SOS酒吧,微信响了。

17:「DD,一直在看直播等你,你却没出现……」

17:「心情不太好,能不能发张照片给我?」

头像是一个年轻帅哥。

往上滑,满屏都是刚刚颁奖时他发来的消息。

宣迪草草扫了两眼便关了微信,又在心里嗤笑一声。

你心情不好关我什么事?

我现在心情好得很。

快十点的时候,宣迪赶到了SOS。

关靓和潘达已经开好了卡座。

关靓在SOS酒吧上班,气氛组的,特别会热场子。

宣迪人一到便被她按着坐下,指着台上*半身,穿着紧身黑裤的男人说:“新来的男dancer,身材还满意吗?”

宣迪看了眼舞台上方的男人,皱了皱眉:“你们酒吧什么时候这么不正经了?”

关靓:“啊?”

那人却语气一转,“下次这样的表演记得早点带我来看。”

“……”

SOS是云城的娱乐新地标,年轻人最爱的夜店,店也确如其名,进来后让人分分钟狂喊SOS。

这会儿男dancer大方秀着绝美身材,舞池气氛高涨,尖叫声连连。

宣迪跟着音乐轻微晃动,神情还算克制,潘达挨着她坐,把手机递过来说:

“你今天没去,网上一堆黑子说你肯定是长得寒碜不敢露面。”

喧嚣浓丽的光影下,宣迪看了几眼颁奖直播下的评论。

跟小泽葵那伙人说得差不多,没什么新鲜的。

宣迪无所谓地推开潘达的手机,“懒得看。”

关靓附和一句,“是啊,随他们说呗,反正追宣迪的又不会因此少一个。”

话音刚落,宣迪手机又响了。

此起彼伏,接连数条,全是来自“17”的。

「怎么不回?」

「就是突然想听你的声音,骂我一句也行。」

「骂我吧,求你了。」

……

「OK,照片不发,语音不回。」

「我生气了DD。」

耳边音浪上头,台上的男dancer背肌线条随着节奏完美起伏,十分养眼。

宣迪含着半口酒,若无其事地继续看着表演,好一会过去,才低下头。

轻触屏幕,给对方回去了一句话:“小傻瓜,你该换个地方待着了”

对方收到了,或许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惊恐地发来三个问号:“??”

但不等他再说,宣迪已经将这个头像从列表中删除。

灯光掠过宣迪的脸,旁人只觉这个一身白裙的姑娘乖乖巧巧坐在那,看上去脱俗又纯情。却未发现那双漂亮的眉眼此刻微拧,透着几分乖张的冷漠。

“17号这么快就结束了?”关靓戏谑道。

宣迪无语地把手机丢在一旁,“一小时内轰炸几十条微信,还让我骂他,好像有什么病。”

本来就是网上认识的,随便撩一撩可以,太黏人太当真就没意思了。

“而且他竟然跟我说他生气了,”宣迪一副不可思议的语气,“怎么,还想我去哄他?”

门都没有。

谁都别想在宣迪这作死。

作死的下场就是送他红色感叹号。

关靓和潘达已经习惯了宣迪的日常无情,冲她竖了一个大拇指,“人间清醒D老师。”

网上都在以黑桃D最出圈的美人音猜测她的样子,得票最高的描绘便是——高挑美女,留着*的*浪,整个人都透着和声音一般的妖孽气质。

然而现实中——白裙,黑长发,娇小的身材,轻薄自然的刘海。宣迪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干净,很像网上说的初恋脸,大部分男孩子都抗拒不了的那种。

但虽然大家猜错了外表,却没猜错根本。

顶着一张清纯无害的脸,宣迪干的却都是妖孽没心的事。

几首电音过后,男dancer在尖叫声中下了舞台,场内换了稍平和的音乐过渡。

关靓和潘达在旁边划拳喝酒,宣迪看着她们玩了会,忽然察觉到腰后手机在震动。

她没多想,拿起来看。

来电人——哥哥。

宣迪虽然喝了几杯,倒还不至于醉。

哥哥?

她哪来的哥哥?

就算是家里那位,她也从来没承认过,更不可能把他存在手机里叫哥哥。

手机一直在震,宣迪也懒得去想,直接按了接听。

一个男人的声音自手机那头传来,“在哪。”

宣迪漫不经心的表情忽地一顿。

心尖好像突然被挠了一下,虽未到深处,却痒痒的,让人无法忽视。

谁啊?

她列表里什么时候有声音这么好听的男人了?

还是哥哥?

宣迪更好奇了,把手机拿离耳边又看了看,这才发现手机壳并不是自己的。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按掉通话,问关靓:“是不是你的手机?”

关靓正喝着酒,转头扫了一眼,“不是。”

潘达也摇头,“也不是我的。”

这手机是从卡座沙发缝隙里拿出来的。

……难道,是之前的客人掉的?

那头,“哥哥”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宣迪马上朝关靓做了个出去接电话的手势,接着朝酒吧门外走,到了安静的地方才再次接起。

还不等她开口,“哥哥”的声音先传了过来:“你还会挂我电话了是不是。”

这个声音整体是低冷的,像秋夜突然而至的雨,微凉,却又沁人心脾。

十分舒适。

宣迪破防了一秒,回神道,“我不是本人,手机是刚捡的。你认识手机的主人吗?能不能通知她过来拿一下。”

短暂的停顿和沉默后,那边终于再度开口,“抱歉,我过来,你在哪。”

低音炮,清冷音,听着又有一点黏人的宠溺感。

苏甜苏甜的,比以往自己合作过的任何一个声音都要特别。

宣迪被勾起了兴致,回他:“盛南路,SOS酒吧门口。”

“十分钟。”

挂了电话,恰好关靓出来找她,“谁啊?”

宣迪看了眼屏幕,通话共计32秒。

回味了好一阵,她才对关靓说:“信不信我的耳朵刚刚谈了32秒的恋爱。”

关靓对她已经见惯不怪:“怎么,18号这就到位了?”

“怎么可能。”宣迪收起手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不在三次元搞这种事。”

之前加过的那17个男人,都是宣迪配音时合作过的还不错的声音。

她主动撩,摆明了是打发时间玩玩,那些人却从不拒绝,甚至还会觉得受宠若惊。

毕竟黑桃D的美人音名声在外,很多男人都想看看这个声音背后的女人长什么样,都以为自己能征服这个声音。

遗憾的是,宣迪从没满足过他们或真诚或猎奇的愿望。

一切交流都只局限在网络,延伸到现实不可能。如果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她会毫不留情地将他们删掉。

宣迪用网络编织了一个鱼塘,愿者上钩,后果自负。

尽管如此,好奇的,自信的男人还是前仆后继。

正说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走过来,腼腆地对宣迪说:“姐姐,我哥哥问能不能要你的微信。”

宣迪抬头看出去,十米开外一个年轻男人靠墙站着,白T垮裤,看着很hiphop。

宣迪弯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说:“去告诉你哥哥,不好意思,姐姐用的是大哥大,没有微信。”

小男孩:“……”

这年头谁还没个微信。

hiphop男被拒绝得明明白白,很自觉地走了。宣迪看着他的背影如是道:“看到没有,我很有职业道德的,绝不碰真人。”

关靓点头,“嗯,今晚V站就该给你颁个道德模范奖。”

宣迪:“他敢发我敢要。”

关靓:“……”

捡来的手机这时响了,关靓循声回头,靠到宣迪耳边提醒道,“你32秒的恋爱对象来了。”

“能看吗?”宣迪开着玩笑转身,就见马路对面,一个男人举着手机正从车里走下来。

黑风衣,大长腿,由远及近,身形逐渐变得清晰。

宣迪没心没肺的笑意缓缓敛在嘴边。

深眉骨,桃花眼,天生冷感的薄唇。

好像正在看一本漫画,突然之间,漫画里的人走出来了。

循着手机铃声,男人也注意到了宣迪。他走过来,低淡的声音落至耳边:

“你好。”

夜静了下来,宣迪对上男人的双眼,裹着风的黑色风衣仿佛一道不见光影的温柔刃,瞬间推翻了她几分钟之前还挂在嘴边的原则。

原则是什么?原则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

白裙被风吹起几分纯情,宣迪垂眸别了下耳发,再抬头,人畜无害地笑道:“你好呀,”

——18号宝贝。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