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历史 > 大明之锦衣为王

更新时间:2022-01-14 15:08:18

大明之锦衣为王

大明之锦衣为王 虎啸山庄庄主 著

连载中 苏超司徒煌

独家新书《大明之锦衣为王》由著名作者虎啸山庄庄主著作的军事历史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苏超司徒煌,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一朝穿越,苏超重生在了大明嘉靖年间。他竟成了堂口的双花红棍。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浪有文化。有文化、会打架,能喝酒、会泡妞,吊丝的人生从此开挂。且看苏超如何风流大明,走上属于自己的别样人生。“小弟苏超,人称快刀超。”“五月初十茶马市一战,快刀超一人斩杀五人,重伤三人,这个谁不知道?”“高帮主,实话告诉你,老子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光棍一条,死都不怕,还怕你个球球。”“小娘子,跟哥走吧,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精彩章节试读:

大明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壬寅,山西、陕西、河南同时地震,声如雷。

渭南、华州、朝邑、三原、蒲州等处尤甚。或地裂泉涌,中有鱼物,或城郭房屋,陷入地中,或平地突成山阜,或一日数震,或累日震不止。

河、渭大泛,华岳、终南山鸣,河清数日,官吏、军民压死八十三万有奇。

苏超就是在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子时,成功的自后世的两千一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子时的美国哈佛大学学生宿舍穿越到大明朝。

穿越的原因就是宿舍的线路老旧,电击身亡。

作为第一个留学哈佛后因漏电而死的留学生,他就是一个倒霉催的。

当时作为华县大地震的幸存者,苏超被人从废墟里刨除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美国波士顿地震了呢。

直到大地震过去两年后的今日,苏超依然觉得自己就是在做一个很长很系统很完整的梦。

不过还好,他终究是接受了这个现实,踏踏实实的在大同当了长兴会的一个帮众。

鸡鸣时分苏超就起床了,先是打了几趟八极拳,又练了两刻钟的谭腿,出了一身的热汗之后,又冲了一个温水澡,这才坐下来烧水泡茶。

八极拳和谭腿是他家传的武艺,当然,是他前一世的家传武艺,他这一世的躯壳没有给他留下半点的记忆,就连姓氏名谁都没有留下来。。

他也听他那些在地震中活下来的邻居说,他这一世姓赵,叫赵有财,一个自幼丧父丧母的孤儿。

自从他流浪到大同之后,他就恢复了自己前一世的名字,叫苏超。

泥炉上的水刚刚烧开,院子外面就有人敲门,喊道:“超哥儿,起来没有?”

“早就起来了,都打了几趟拳脚了。”苏超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走过去把门打开,笑道:“三哥今天起得早啊,往常都是我喊你的。”

来人叫陈哲,在家里行三,故而苏超叫他三哥。

陈三走进门来,笑道:“今天是大市,又是咱们当值,自然要早点起来了,我来找你又是顺路,就早起来喊你一起过去。”

他手中提着一个陶罐,提给苏超看了看,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笑道:“刘寡妇的莜面栲栳,哥哥我专门为你买来的。”

苏超给陈三泡着茶,笑道:“三哥,你是去看刘寡妇吧?说什么给我专门买的,你骗鬼呢?”

陈三被揭了老底,便哈哈一笑,说道:“主要还是给你买莜面栲栳,看小寡妇是顺便,哈哈,大早上起来晕晕乎乎的,去她那里养养眼。

你去拿碗筷来,咱们趁热吃,刘寡妇弄的这羊臊子是一绝,好吃得紧啊。”

莜面栲栳是将一大块热水和好的面团放于手背上,夹于中指食指中间,在光洁的石板上随手一拐、手托一推、食指一挑一卷,就是一个筋薄透亮的栲栳。

然后便整整齐齐地码放在笼中,急火蒸上一刻钟后出锅,浇上羊肉蘑菇臊子或葱油盐醋等,软筋适口、浓香不绝,味道绝佳。

而那刘寡妇是陕西米脂人,刚刚二十岁出头,不但长得俊俏,而且肌肤嫩白。

每天在做莜面栲栳的时候,她都是把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白白的小臂,然后用纤长白皙的小手捻出莜面栲栳,光是制作莜面栲栳的那个仪态就迷死了几条街的汉子。

每天去看她做莜面栲栳的人不知道多少,因此就有了一个莜面西施的称号。

陈三就是莜面西施刘寡妇的忠实拥趸,几乎每天都要去吃上一碗刘寡妇的莜面栲栳。

苏超拿来碗筷,把陶罐里的莜面栲栳分成两碗,然后两个人就各自端着一个大碗,蹲在石凳上吃了起来。

二人也不说话,只是专心的对付碗中的吃食,半刻钟之后,两个人把空碗放下,端起已经半温的茶水喝了半碗。

半碗茶下肚,陈三呼了一口气,笑道:“日他先人的,刘寡妇的手艺真没得说,总是吃不够。”

张朝笑道:“不是吃不够吧?是看不够吧?三哥,不是我说你,你也长得不差,干脆叫人去刘寡妇家里提亲好了。

以你的模样,刘寡妇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再说有你护着她,她的日子也过得舒坦一些啊。”

陈三叹了口气,说道:“你以为我没请人去过啊?刚刚进她家的门,就被刘寡妇那个死人婆婆给轰出来了。

给刘寡妇上门提亲的人不知道多少,没有一个能过了那个老婆娘的关。

你说刘寡妇连个崽儿也没有,那个老婆娘干嘛抓着人家不放啊?”

苏超笑道:“你问我,我哪儿知道?刘寡妇那里我就去过三四次,那个老婆娘我更是没见过。”

陈三又是一声长叹,站起身来,在裤腿上拍了两下,说道:“算了,不说这恼人的屁事儿了,咱们走吧,今天是大市,要收浑钱,说不得又要打架了。”

长兴会就是一个靠着大同城茶马市找吃食的帮会,说白了,这收浑钱,就是后世所说的收保护费。

茶马市自每年春天的三月开始,至每年的十一月结束,中间每月中旬举行一次,一次为期五天。

这五天里就是长兴会最赚钱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大同城茶马市上跟汉人交易的都是鞑靼人,长兴会每次在收浑钱的时候少不了要跟那些鞑靼人打上一架,经常有死人的事情发生。

而且除了鞑靼人之外,还要对付那些不愿意交钱的汉人,更要对付一些趁机来抢地盘的帮会。

因此陈三对今日的工作也是提心吊胆的。

苏超也经历过十几次的茶马市了,也见过三四次死人的事情,只是他对此事倒是不很担心,因为他有武艺在身,每次打群架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吃亏。

“打架是少不了的了,咱们小心一点就是了,尽量别冲在前面。”苏超拿起褂子搭在肩上,又将一把解腕尖刀绑在腰间,然后跟陈三一起往外面走去。

“超哥儿你说得对,要是有事儿了,咱们收敛着点,别冲在前面就是。”陈三说道:“老子得把自己保护好了,我还要娶刘寡妇呢。”

苏超把院子门关上,上了锁,口中笑道:“你要是能娶了刘寡妇,我给你随五吊钱的礼。”

“超哥儿,这是你说的啊,你要是敢反悔,哥哥我大脚丫子踢死你。”陈三笑道。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1章 莜面西施刘寡妇的魅力
  • 第2章 球大个东西
  • 第3章 杀杀杀
  • 第4章 咱们去看看
  • 第5章 再叫?再叫?
  • 第6章 别人都叫我快刀超
  • 第7章 光脚的和穿鞋的
  • 第8章 刘寡妇我要定了
  • 第9章 大哥,跟着我跑
  • 第10章 给我一个痛快吧
  • 第11章 有书房的双花红棍
  • 第12章 早晚收拾了他
  • 第13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第14章 仗义的程疯子
  • 第15章 祸从天降
  • 第16章 超爷,我错了
  • 第17章 祝你马到成功
  • 第18章 高升在即
  • 第19章 得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