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资讯 景稚阮凌曦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景稚阮凌曦全文阅读

景稚阮凌曦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景稚阮凌曦全文阅读

时间:2024-03-02 16:10:32编辑:从青

景稚阮凌曦是著名作者白玉衫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白玉衫的代表做。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圣诞夜,珅城纸醉金迷的外滩,就连空气中都透着金钱的味道。几分钟后,所有人目睹了当红女星被拉上京圈财阀大佬的迈巴赫。在闪光灯不停的抓拍下,她被强制抱进车内。下一刻,她被顶在车窗边,向来矜贵的男人此刻浑身透着危险性。“不要在这里……会被拍到。”她的声音很淡却很酥甜,此刻气若游丝一般,让人感觉像一只醉酒的小狐狸。“你乖一点,讨好我。”熟悉又...

《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 第7章 免费试读

度假区因为太大,员工也十分多,所以酒店内是有员工用餐区的。

由于小官儿不同于普通的服务员,所以用餐便和酒店领导层在一起,平日里这一层安静得不行,今日却热闹非凡。

景稚到用餐区时不算晚,过去的时候阮凌曦正和楚遥、洛柔在一起吃饭,她随便打了点菜便过去一起坐了。

楚遥看着景稚餐盘里都是蔬菜,一脸好奇:“你不吃肉吗?有荤菜你没打?”

“我?今天没我喜欢吃的荤菜。”景稚解释道。

楚遥惊讶地长大嘴,感叹道:“没喜欢的就不吃?怪不得你这么瘦。”

景稚笑盈盈地道:“你也很瘦吖~”

楚遥也笑了笑,对阮凌曦说:“你有没有发现她虽然瘦,但是身材却特别惹火?”

阮凌曦正在啃骨头,骨头还没离嘴就频频点头,道:

“我以前参加艺考的时候,见过一些特别精瘦的同学,但是那种瘦很病态,不像景稚这种瘦但很惹火。”

阮凌曦说着,伸手掐了一下景稚的腰,立刻睁大眼惊讶道:“一个巴掌宽,腰臀比好吓人啊!”

洛柔顿了顿,问:“你是不是做了取掉肋骨的手术啊?”

景稚疑惑了一下,“没有。”

“好羡慕......”洛柔眼里充满了艳羡。

***

夜色降临,做小官儿的第二天,景稚除了早上见到了傅京辞以外,今天一天都没有见到。

此次来的还有其他世家的公子,有南城的也有北城的,景稚还听说其中有一些是非遗继承人。

虽不知这些千金少爷是来做什么的,但景稚也没打听,阮凌曦倒是和她说了许多。

北城多以世禄之家为主,是豪门的聚集地,南城这边多以非遗世家为主。

近几年非遗大火,不仅是国家支持,也有这些世家的出力。

景稚小时候是很想学非遗的,但由于家中贫寒,故放下了心里这份执念。

晚上景稚下了班后让阮凌曦先走了,自己则是留在换衣间内。

她看着手里的名片,苦思冥想要怎么开口好?

“有人在里面吗?”

忽然,一个声音钻出来,景稚一看是刚进换衣间的小官儿,但并不眼熟。

虽然和对方还不熟,但她逢人就笑。

那人看她微笑,自然也就亲近,礼貌性问了一句:“你还不回公寓吗?”

景稚打开储物柜,拿出旗袍,道:“我等会就走。"

两人换衣时没再说话,等景稚换好旗袍后,那人早就走了。

她走出酒店,站在空旷的路面上,这会儿风吹的正温和。

之前做兼职稍微有了一点钱,她给自己置办了两身漂亮的旗袍,今日身上这件旗袍是秋香色和鹅黄相间,十分衬她。

路边有人骑车路过她,虽然都不认识,但那人却问:“还不回去吗?”

景稚笑了笑,“等一会儿。”

夜空中有几颗星星,蝉鸣依旧。

景稚深吸一口气,拨通了那个电话。

“傅先生。”

“嗯。”

电话那头的声音虽依旧深沉,但却带着几分薄凉与倦意。

景稚咬了咬下唇,眉心微扬,声色小心试探:“我是之前不小心把您衬衫弄脏的小官儿......”

那边沉默了两秒,声中的薄凉与倦意收了回去,只有深沉,“景小姐?”

景稚的眼如照夜星一般亮,“您的衬衫已经清洗好了,我给您送过去吧?‘”

园区内栽种了许多花,花香随着风一起缠绕到景稚身上。

平常景稚能闻到的淡香此刻也因为精神的集中而闻到的更加浓郁些。

随后,电话那边传来温雅低沉地声音:“这个号码,加我微信。”

景稚愣了两秒。

“我把位置发给你。”那边平静地解释道。

景稚看向地面,“好的。”

挂了电话,景稚将号码复制粘贴到微信。

搜索,微信昵称是一个字母:F。

头像看上去是傅京辞抱着一只布偶猫咪,阴暗柔和的光线打在天赋异禀的侧颜上,将他堪比西方相的轮廓感晕染得很有东方韵味。

他才是中了基因彩票的人吧。

景稚心中暗暗嘟囔,她点了一下加好友。

下一秒,微信提示:由于对方的隐私设置,你无法通过搜索微信号将其添加至通讯录。

景稚盯着屏幕陷入了沉思。

她还得再打个电话过去?

***

北城世禄顶了半边天,能被称为钟鸣鼎食之家的只有四家,首都京洛有四座王府镇着,一座傅家的、一座沈家的、一座宋家的、还有一座江家的。

周淙也下了飞机回了江家待了没半日,顶着老爷子的骂又跑到了傅家的荣宁王府,此刻却坐在凉亭里赏着朦胧的月亮,心情极其不好地打出了一通电话。

“你三妹妹是个厉害的人。”他说道。

电话打到南城的澄溪省,度假区内,傅京辞刚接完电话,此刻又接通了一个电话。

他一天都在耗费精神,但因开始那通电话,此刻心情尚好,倦意也几乎消散没了。

“她怎么你了?”傅京辞将手机放在茶几上,脱了西装外套随意地搭在沙发上。

电话那头传来依稀悠扬的京剧,正是《上元夫人》中的那句“星月影动玉琅玕”……

“她以为我包养了不少情妇。”周淙也觉得有些好笑。

“否认就好。”傅京辞并不惊讶。

“否认了,她说她信。”周淙也道。

“那就没问题。”傅京辞道。

周淙也有些烦躁地抓了下头发,“可她备了一份礼单,我问她想干什么?她说给那些情妇的见面礼。”

“她做事向来体面周全。”傅京辞穿着拖鞋将手机带到浴室。

“我问她,是不是不介意我包养情妇?她说介意。”

傅京辞把手机放到浴缸边,随口道:“她心里有你。”

“她说的是,她很介意我包养性格骄纵不好说话的情妇,除此之外都没意见。”周淙也说的时候像是碰到了什么从来没见过的难题一样痛苦。

“她心里没你。”傅京辞平静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而后传来周淙也沧颓的声音,“够了,我心里也没她。”

“皆大欢喜。”傅京辞品了一口小官儿早就为他备好的红酒,“我准备泡澡。”

周淙也长叹了一口气,“你泡吧。”

电话挂断后,傅京辞心情依旧尚好,似乎他根本不在乎周淙也刚才和他说了什么,或者是认为那些不重要。

***

夜渐阑珊,景稚身上缱绻着一抹淡淡地暖香。

她怂,她怕尴尬,也怕打扰到他。

所以,她选择发短信。

[傅先生,您的微信设置隐私,我无法添加您。]

半晌,没有反应。

景稚盯着屏幕愁眉不展,实在不行她还是打过去好了。

就在她准备摁下拨通键的时候,对方打电话过来了。

“傅先生。”

“景稚。“

“嗯?”

“不会打电话?”

“昂?我怕打扰到您。”

电话那头没有及时传来说话的声音,反倒是有一声清脆的打火机点火声。

景稚想到了昨天他点烟的一幕,沉郁之中带着性荷尔蒙的诱惑力。

景稚眼底迷蒙了一瞬。

“你的私人手机号给我,我来加你。”傅京辞道。

“唔......”景稚有些迟疑,“手机号,就是这个吖~”

沉默,双方互相沉默。

半晌,景稚大彻大悟:“您不会以为这是我的工作手.....”

“知道了。”

她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把电话挂了。

然后,留下她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路过游客有骑着观光车的,响了一下车铃。

景稚回过神,看见傅京辞发送来了好友申请。

景稚的微信昵称是一只小兔子的emoji,头像是她被大学社团拉去扮演角色时的照片。

那会儿她戴着精致的头饰,皮肤白皙妆容精致,因为太冷而裹着一条浴巾蹲在一旁,拍照片的人随手拍了一张。

却把她拍的像一只刚来人间有几分单纯又有几分勾人欲望的玉兔精,***娇软又漂亮精致,她看好看就用来做了头像。

和傅京辞的高冷相比,她的微信看起来温柔多了。

同意好友申请后,傅京辞发来一个定位。

[好嘟~]

景稚发完消息点开定位,看到地点后,她的眼里露出了震惊。

定位地点是璚楼,整个古镇最高的一栋古典建筑,也是所有游客花钱都进不去的神秘之地。

由于璚楼充满了神秘性与古典美,景稚曾经对这栋楼台做了了解。

璚楼建立在度假区古典合院的中间,是一座三层楼高的阁楼,楼之大,下窄上宽,气势宏伟壮丽。

由于从不开放,但夜幕降临时阁楼内灯火辉煌,常常出现一群穿着战国袍的女子在内打扫,所以被称为“纣王的摘星阁”,许多游客也都是为了一览盛况而来。

景稚看着这个定位愣了一会儿。

傅先生位高权重,竟这么奢糜?

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

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

作者:白玉衫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圣诞夜,珅城纸醉金迷的外滩,就连空气中都透着金钱的味道。几分钟后,所有人目睹了当红女星被拉上京圈财阀大佬的迈巴赫。在闪光灯不停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