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闲鱼文学网 > 资讯 沈晚清江宴是什么小说 沈晚清江宴全本免费阅读

沈晚清江宴是什么小说 沈晚清江宴全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4-07-10 16:56:13编辑:半芹

沈晚清江宴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那么沈晚清江宴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她从小到大是外人眼中的乖乖女,什么都是按部就班且保守的,在今晚之前做过的最离经叛道的事情就是当年不顾舅妈的反对非要和郑仄在一起。

《沈晚清江宴》 第二章 免费试读

沈晚清下意识握紧果汁杯。她也没想到她骨子里有这样的潜质,能喊成那样。别说郑仄辨不出她的音色,她自己都陌生。

瞥一眼许哲,沈晚清问:“郑仄昨晚没喝多吧?”

和沈晚清中间隔着郑仄的许哲戴着一副斯斯文文的眼镜,笑得温儒尔雅:“没有,嫂子放心,我帮你监督着呢。”

郑仄捱近她耳畔低语:“宝贝,我真的有听话。”

那边江老三手肘撞了撞江宴:“可以啊你,扯谎骗我们回房间补觉。回国第二天就上赶着去玩。”

江宴这两年被他家老头子放逐到澳洲,昨天的飞机刚落地霖舟市。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青瓷茶杯,薄薄的眼皮附着灯光的阴影,拖腔带调道:“确实寡淡很多,还是最麻烦最难搞的。”

字字清晰地传入沈晚清的耳朵里。

不知是没在意她的在场,还是故意评价给她听的。

沈晚清自诩昨晚掩饰得很好,她不乐意被他察觉她是第一次,结果原来没瞒过他。

“那你还搞?”江老三懂江宴的意思,在外面玩自然没想负责任,碰处容易被黏上,而且雏儿没经验,嫩归嫩但体验感往往不佳,以江宴的脾气也没那耐性陪女人慢慢磨。

郑仄打断了江老三和江宴的交谈:“哎哎,你们注意尺度行不行?我家晚清在呢。回头她以为我近墨者黑。”

江老三还是希望在女士面前维持住良好形象的,笑着对沈晚清说:“嫂子别误会,我和仄哥都妻管严,被家里收拾得服服帖帖。主要是宴子爱玩,我们劝宴子定定心。”

江宴发出一记嗤笑,乜斜眼睨江老三:“你介绍个能让我定心的。”

“你家里不是给你安排——”江老三没讲完的话愣生生被江宴冷冰冰的眼神堵了回去。

而下午接亲的时候,江老三就把伴娘团介绍给江宴,任凭江宴挑选,放话说只要江宴瞧得上,定帮江宴追到手。

事实上根本不用江老三帮忙,早在江宴出现的那一刻,没有一位伴娘不把视线投注在江宴身上。

明明穿着一样的西服,江宴仿佛自带特效光芒,在五位伴郎中尤为突出。

沈晚清的记忆里,从前江宴虽然和郑仄被学校女生评选为“霖舟双帅”,但郑仄的拥趸更多。不知何时起,江宴反超了。

郑仄问江宴:“你的内搭怎么回事?”

伴郎的服装是统一的,外西服内衬衣,江宴的西服里头穿的却是有点随意的T恤。

“衬衣被贼偷了。”

沈晚清离他们近,听得见他们的对话。江宴这一句回答入耳时,她意识到所谓的“贼”就是她。

她耳根不禁发了烫。不问自取确实和偷无异。当时和他刚做完,她没好意思开口跟他打个招呼,一心赶着在他从浴室出来前离开。他衣服多,她以为他不差这一件衬衣。

“什么?”郑仄没明白江宴的意思。

江宴示意郑仄,伴娘团开始出题了。

江老三今天的接亲,就是把新娘从酒店楼上的套房里,接到酒店楼下的婚礼现场。而要接到新娘,首先得接受堵门的考验。

伴娘团设计了一系列整蛊游戏。

郑仄素来是个讲义气的,眼下为了好兄弟能成功接亲,很豁得出去,每个游戏都积极参与。

冷眼旁观着郑仄先是支在许哲上方做俯卧撑一度体力不支摔在许哲怀里,紧接着和许哲一人一头巧克力棒啃到最后嘴唇不可避免地碰在一起引发大家哄笑和喝彩,沈晚清终究还是忍不住暂时离开现场,眼不见为净。

如果不是亲眼窥见过郑仄手机里和许哲露骨的聊天记录以及亲密照,她现在也是哄笑和喝彩人群中的一员。

郑仄和许哲借着兄弟的名义有多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就显得她有多傻。

这世道,女人不仅会被女人绿,还他妈会被男人绿!

-

坐在厕所的马桶盖上冷静了五分钟,沈晚清洗了个手出来,冷不防发现了江宴。

江宴站在洗手间旁的阳台外头,面朝里背倚围栏,挺拔的身姿撑起熨帖的深色西服,左手结实的手腕戴着银色的钢表,食指和中指夹着根雾气袅袅的烟,右手正在划动手机屏幕。

整个人衬着背景里灰蒙蒙的阴天,周身流露出一股沉郁,似乎心情不太爽。

听闻她开门的动静,江宴抬了一下头。他凸出的喉结因为这个动作露了出来,十分性感的样子。

无澜淡漠的深眸和她的目光触碰一瞬,他低回头,继续浏览手机。

沈晚清原本也想安安静静地走人,但记起一件事:“你丢了的衬衣在我那儿,我借走的。中午没来得及。明天我会送干洗店,洗干净之后还你。”

江宴复抬眸。他将烟塞进嘴里,细白的烟雾从他两片薄薄的唇瓣间徐徐溢出,视线裹着昭然的轻佻打量她:“裙子不错,比昨晚那条有味道。”

沈晚清看了眼自己的开叉包臀半身裙,心道原来他更喜欢这种不过分性感的类型。

但她没明白他突然评价她的裙子做什么。她言归正传:“你的衬衣需要我怎么还你?邮寄,还是——”

“我不免费借东西。”江宴的眸光沉敛,飘飞的烟雾似乎在他瞳仁深处激起淡淡涟漪,转瞬又消失无痕。

沈晚清这才懂了他的意图。她感到有些好笑:“你不是说‘寡淡’‘麻烦’‘难搞’?”

江宴眉峰挑了下,半带玩味儿:“你耳朵很好使。”

“谢谢夸奖。”沈晚清礼尚往来,“你嘴巴也挺能叭叭。”

江宴眯眼瞧她,指间的烟安静地燃烧,吐出几个轻贱她的字眼:“再寡淡,急的时候也能凑合。”

到底是自己免费送上门的,沈晚清照单全收他的评价,不做任何反驳,扭头要走。

郑仄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似在找她,叫唤着她的名字。

沈晚清还没反应,江宴的手臂倏尔自她身后横过她的腰肢,拐她进卫生间里。

江宴将她整个抵在墙上,低垂眸看她,以不过两指的距离,似笑非笑问,“要不要玩?”

沈晚清江宴

沈晚清江宴

作者:佚名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她从小到大是外人眼中的乖乖女,什么都是按部就班且保守的,在今晚之前做过的最离经叛道的事情就是当年不顾舅妈的反对非要和郑仄在一起。

小说详情